yzc88亚洲城官网 > 修真yzc88亚洲城 > 走进修仙 > 第二十三章 再回南溟
    对于仙盟内部的一般子弟来说,征天司、征夷司。攘夷司三司就被“暗部”这个笼统的概念包括进去了。甚至王崎都不用多说什么,只需要“暗部”两个字,就能对陈由嘉解释许多事情。

    半夜,一道遁光从万法门中飞出,朝着南方笔直前进。

    这是趁着那一点时间做过许多事情的王崎。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就和刚从圣龙渊出来那会截然不同。

    “一张一弛,文武有道……嗯嗯,适当放松心情,果然对道心也是有帮助的。”

    爱情对于王崎来说绝对是一个安全的“放松”方式——人族通过这种情绪愉悦自己已经长达数万年了,至今还没有出现过太过严重的负面效果。其带来的愉悦程度与付出的成本相比,堪称性价比超优。

    而人的心灵——人格,自我,这些对于长生者来说,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天眷遗族为什么要为了保全自己凡俗的人性,而创造出将力量交付于自造本能的手段呢?

    王崎还不理解,对于此刻的他来说,就算是推定中的“黑暗”,也能够暂时抛之于脑后了。

    王崎的遁光已经超越了同修为修士应有的水平。它在两刻钟之内沿着经线一路向南,并在南极圈以南一点的地方越过晨昏线。

    在太阳斜照的冰原之上,王崎按落遁光。

    来到这里之后,反倒是没有那么急切了。

    原因很简单,这里根本不会有生物“自然死亡”,因此,就算是六道轮回法界功能俱全,他也很难载入新的意志。而神州不一样。就算是万法门周边,也是存在大量凡人聚落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仙盟高层限制死了他在神州大陆呆的时间。

    “真是,如果时间充足的话,我本来还打算去神京看一眼,再去扶桑看看,顺便拜访一下图灵真人——对,在此之前我应该先在万法门给我的那些粉丝开坛讲法。啧,时间太死了。”

    他将所有时间都花在陈由嘉身上了,就连在天宫法器中写好的论文都只能请求王崎转交。

    不过到了南溟之后,事情就没必要那么紧迫了。

    唯有这里,是绝对没有凡人存在,也不会有人因为衰老而自然死亡。

    王崎踟蹰了一下,没想清楚自己应该是先去收回自己的兽机关,还是先去了结一下自己“课业”上的事情。他恍惚片刻后,贾维斯【准确来说,是那个获得人性的贾维斯的残片】提醒他,现在是上课时间,恐怕南溟核子研究中心此刻只有一些基础的工作人员。

    而那边的负责人,包括王崎熟悉的崇白羽,其实都领着教职在,这个点不一定全都在。只有下课之后人才比较齐。

    于是,王崎干脆一个闪身,出现在一桩教学楼外。

    依旧是那一班的学生。赵清潭正在上面讲课,教的是简单变天式——也就是地球上所谓的“初级函数”。王崎听了几分钟,然后直接推门而入。

    王崎的出现,引发了众人的一阵惊呼。几乎所有人都听说王崎两个月前出了事,可能一去不回。现在他的出现,自然是惊掉一地下巴。

    只有赵清潭,作为有资格接触一部分真相的大宗师三阶修士,他也听说过王崎获救的消息,只是有些激动,道:“师弟,你……回来了?”

    王崎点点头:“回来了……不过呆不久就是了。”他指了指讲台上的教案,道:“以后也不一定有机会,所以,这一节课能不能让给我先?”

    赵清潭神色有些复杂。他将自己的教案让给王崎。王崎只是扫了一眼,就将之全部记住。然后他又道:“这些家伙最近的练习册可有?”

    “按照你说的,每天都布置了足量的作业。”赵清潭甩出一个储物袋:“都在这里了。”

    储物袋中的练习册,数量多到可以压死人。但是王崎只是稍稍顿了几秒,就用灵识扫完这些练习册。然后,他一屁股坐在讲台上,翘起二郎腿,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亲爱的弟子们,一个多月不见,你们的书评还是有所提高啊。我原本还以为这次有机会能够说一些难听的话的。现在……怎么说呢,有点可惜。”

    椒·树海花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这位仲师【相当于人族文化中的“亚父”、“义父”】还是一点没变,绿色的长发一摇一摆。而奧流·神岚皎则露出了自得之色,显然很满意王崎的反应。

    “看到你们这样的水平,为师真的很高兴。不过,在了解到你们的水平之后,我呢,也检讨了一下自己。”王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看起来,我还是把你们放得太松了一些——这样吧,就在这次课堂之后,我会着手调整你们的授课计划。现在,话不多说,继续上课吧。”

    虽然说真正的数学家不一定能够教好初级或者入门者的课业,但是,若是在更高的层次对数学本身有了理解,并且知晓如何运用“语言”,教书还是能够做到的。而王崎的水平本就不低,再加上也曾经做过教师,所以还是顺利的接下了赵清潭的授课内容,继续讲述下去。

    王崎讲得不快,却似乎有一种魔力——与绝大多数算家不同,他就是适合成为“领袖”的人物。这一点上,他和算主类似,拥有吸引他人,让他人遵循这里学术框架的气度。而他讲的内容,也不仅仅是算学本身,还囊括了算学的发展、前身,应用以及“美学”——而这些内容都是其他授业者较少涉及的。

    这是王崎的“传道”。

    “……从一天元到二元,再到三元,然后换元法,消元法,每一步都是古时数家以血相拼得来的东西……”

    “……而变天式,在很长的时间里也是一个极为模糊的概念……一直到‘解析几何’与‘天位’,这个概念才被模糊的确立。而差不多在三百年后,薄家才确立了这个现代算学最重要的几个概念之一——可以说,就连你们老师我,也曾在这个领域之上建立自己的功业……”

    直到,钟声敲响。

    “下课了。”王崎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遗憾:“总之,这一节课就到这里吧。最后,很遗憾的告诉大家,这很有可能是我给大家上的最后一堂课了。”

    他毫无形象的蹲在讲桌之上,但语气却是严肃的:“本来还以为,我能够在这里呆更长的时间。只不过嘛,最近一次大难之中,你们老师我呢,修为大大的突破了,又获得了一桩有危险的机缘,所以工作调动,不得不离开。虽然我可以承诺,我会尽量抽出时间,远程为大家进行指导,不过,终究是一个遗憾吧?”

    奥流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一懵,继而咬牙切齿:“所以我才瞧不起人族……师徒大伦,岂可说改就改?”

    “奥流同学,我们尽量尊重了你们的文化,希望你也能够稍稍尊重一下我们的文化不是?”王崎叹了口气,做作的捋了捋头发:“综上所述,我的伟大教师之路就这么夭折了。不过!”

    王崎站了起来:“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顺着我之前的想法,一路成长下去。你们应当记住,‘智慧’这一客观存在的实体,是不以尔等的内心为转移的。想要获得这一客观的实在的力量,就需要经过实在的锻炼。”

    坐在后排的始新妖族少年浭抬起头,问道:“什么是实在的锻炼?”

    “我曾经说过吧,万千次的联系之后,才有机会触及‘学识’之中的灵性。希望你们不要放弃。”

    椒大声道:“学生自当遵从。”

    而奥流以及其他几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则纷纷咬牙切齿。其中,奥流更是说道:“你还没有给我击败你的机会啊……‘王先生’!”

    看着渐渐闹将起来的弟子,王崎叹了口气,扶着额头作头疼状——当然,还是很做作。他叹息:“在地狱里和敌人厮杀之后,我都差点忘了呢,同学们,其实我们的相处模式,应该是这样的。”

    说罢,王崎一把扯下了身上的玉坠。

    然后,尖叫声,惊呼声与斗法的震动传遍四方。就连隔壁班都是一阵鸡飞狗跳。

    而王崎的声音,则盖过了这一切:“我觉得,还是用实际来说明一下好了——同学们!好好学习,理论上你们就能变得和我一样强!看拳!”

    …………………………………………………………………………

    崇白羽将最近处理的数据装入灵犀瓶递给王崎,然后笑道:“听说你一回来就又把学生给打了?”

    王崎点点头又摇摇头,笑道:“教学方法。”

    “老实说,我觉得你这样做不大好。”崇白羽道:“你那气息威压可是无差别攻击,但你半上刺头也只有那么几个吧?”

    “哈哈!”王崎只是笑,也只有笑了。

    “不过,这也看得出,王先生你倒是修为大涨了。”崇白羽道:“调入暗部之后,这间实证部……嗯,前途多舛啊。”

    他看着走入正轨的实证部,神色有些复杂。

    一个领军人物,对于一个研究中心来说,就等若是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