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穿越yzc88亚洲城 > 史上最强师兄 > 1358.南极长生大帝
    燕赵歌同封云笙跟在凌清身后,一起于虚空中穿行。

    在这里,时间的流逝速度变得紊乱,变化不一。

    燕赵歌也只能凭自身对时间的把控来加以判断,而难以凭外界时间流逝获得唯一的参照。

    他们很快离开了那一片宇域。

    前进良久,穿越多个时空后,眼前有一大片星云呈现。

    星云呈漩涡模样,不停转动,道道星光以此为中心盘旋,最后远离星云,向远方虚空飞驰,瞬间消失不见。

    看见这里,燕赵歌便心中有数。

    这里应该就大约是双方会面的地点了。

    如今外道两家势力,连同妖族和佛门正宗,虽然正打得不可开交,战到酣处,但对几位道门天尊的关注,怕是仍然不曾放松。

    同样道理也适用于针对九幽。

    南极长生大帝如果要从原本半漂流半沉眠的隐匿状态中脱离,似当年勾陈大帝那样重临人世,也要提防对头的关注。

    眼前这片星云,就是一个不错的掩饰,至少能在短时间内发挥些许作用。

    “我们到了。”果然,凌清到了星云外便即说道。

    燕赵歌、封云笙颔首,随同她一起入了那星云中心的漩涡里。

    星光流转,障人眼目,待光辉渐渐散去,燕赵歌三人面前已是一片迷蒙。

    这里的环境同当初的原始星云类似,但又有不同。

    “日曜太阳上尊不在?”燕赵歌视线环顾四周,没有看见高寒的身影。

    凌清言道:“他不在,也不会来,你想要见他的话,现在联系,他短时间内来不及赶到这里。”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要向他道谢呢。”燕赵歌一笑:“拙荆持太阴冠冕,与月曜太阴上尊您结下缘分,燕某却也得了太阳印,这一路走来,借过不止一次助力,该向日曜太阳上尊道谢才是。”

    “以后有机会,总会相见,到时你们详谈便是。”凌清对此似乎并不关心,不再接腔,站在虚空中,静静等待。

    燕赵歌同封云笙也安静站在原地等候。

    不过私下里,他们却在传音交谈,凌清或许能察觉他们有交流,但具体内容却是难以获知了。

    “高寒倒是有自知之明。”燕赵歌摇头笑道:“如果说之前关于他挖坑阴人的事情还只是传说,那经历当初隐曜计都上尊那件事后,所有亲身经历者都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物了。”

    封云笙斜睨他:“他不现身,你就会因此放松戒备吗?”

    “当然不会。”燕赵歌毫不犹豫说道,然后一笑:“他也知道咱们不会,之所以还这样做,只是为了表示诚意和善意,告诉我们这不是他跟月曜太阴上尊联手设陷阱骗我过来,而是南极长生陛下真的相召。”

    正说着,他忽然心中微动。

    封云笙也同样不说话了。

    星云里,有雷声响起。

    这一刻,三人身处的星云,仿佛化作鸿蒙混沌。

    而这时一声雷响,仿佛最初的声音,随着雷声响起,鸿蒙混沌开辟。

    时间与空间变化,五行流转,万物生发,阴阳交汇,日夜更迭。

    雷霆,无比暴烈的力量,此刻却形容微妙稳定的平衡,一起构建一个宁静的世界。

    在这方世界里,一个极为宏大的意志彰显,如同造化主宰。

    “玉清弟子燕赵歌,见过南极长生陛下。”燕赵歌身处雷霆世界上,向着空荡荡的虚空一礼。

    虽未现身,对方身份也昭然若揭。

    道门四御之一,南极长生大帝。

    执掌四时气候运化,能呼风唤雨,役使雷电鬼神,亦控制万物祸福生发之枢机的神雷之主。

    故又有都雷教主霹雳伽助天尊的名号。

    “玉清弟子封云笙,见过南极长生陛下。”封云笙同样向虚空一礼。

    凌清在一旁,也恭敬行礼:“陛下。”

    她性子素来清冷古怪,旁人难以揣测,但此刻则显得心悦诚服。

    不似蒋慎、陈玄宗、燕星棠等人,是出身三清嫡传。

    凌清在大破灭前,便是天庭神宫中人,更得过南极长生大帝亲自指点,严格算来,两人之间有半师之恩。

    只不过当初是南极长生大帝随手为之,而在大破灭后,凌清幸存,重归南极长生大帝门下听讲,双方都缘法倒是更近一层。

    当初南极长生大帝同勾陈大帝分道扬镳,凌清自然便始终站在南极长生大帝一方。

    虚空里,略显古怪的雷声响成一片,形成意义难明的音节,让但却无比自然,仿若天地至理。

    音节略微调整变化后,燕赵歌等人开始能体会其中意思。

    “免礼。”声音威严中流露出平和。

    “陛下,我先退下。”凌清言道,那虚空中的雷声则言道:“无妨,且留下吧。”

    凌清躬身一礼:“谨遵陛下谕令。”

    说罢也不多言,静静站在旁边,仿佛雕塑。

    封云笙见状,便也不做回避,同样安静不发一言,站在燕赵歌身侧。

    “简瞬华自行其是,冒险一搏,徒留不生不死之结果。”虚空中的雷声继续开口,没有提丹殿,也没有提天外天或者碧游天的事情,而是先提起了暗曜罗睺上尊简瞬华。

    燕赵歌和封云笙二人的心顿时微微揪紧。

    “窃末法天魔之权柄,胆大妄为,有如今劫数,分所应当,只是苦了你代人受过。”

    封云笙隐约感觉虚空中有一对眼睛正注视她。

    雷声接着说道:“朕有一宝,暂予你修行,防九幽窥探渗透。”

    封云笙转头看向燕赵歌,二人面面相觑,交换一个眼神。

    “谢陛下。”封云笙向虚空一礼。

    狂暴雷霆所化的宁静世界里,一道雷光从天而降,劈在虚空里。

    雷光散尽,出现在燕赵歌同封云笙面前的是一只小巧的黑玉瓶。

    封云笙见到黑玉瓶,心中微微一动,上前将其收起。

    “不知南极长生陛下此次相召,有何吩咐?”燕赵歌开口问道。

    如果只是为了封云笙和末法天魔的事情考虑,那么大可以托人转送这黑玉瓶。

    既然会面,那自当还有其他原因。

    “白莲净土,你曾到过,对吗?”虚空里的雷声再次响起。

    (PS:今天先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