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都市yzc88亚洲城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第1226章 想活的更刺激一点
    4号下午。

    李东先是见了工信部的张部长。

    对方告诉李东,3G牌照,这个月底就要正式发布了。

    3G牌照正式颁发,目前只有三大电信运营商获得了这个资格。

    对移动颁发拥有自主产权的TD-SCDMA牌照,对新组建的联通颁发WCDMA牌照,对电信发放CDMA2000牌照。

    对于这些专业性的东西,李东懒得多管,他只要知道3G牌照颁发就行。

    3G牌照的发放,意味着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式到来。

    至于李东自己去做这个,他从未考虑过。

    不说专业性问题,光他知道的,移动在3G上面投入的资金是个极其恐怖的数字,为了布设TD-SCDMA网络,移动投资了数千亿,建造了无数基点站。

    结果倒好,五年不到的时间,4G时代到了。

    前期数千亿的投资不敢说全部作废,可绝对没赚钱,浪费了不少资源。

    上次马昀几人和他商量,要不要自己搞个通信公司,争取拿下3G运营权。

    李东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就是知道不划算。

    3G牌照发放,李东虽然关心,可因为这是三大运营商在运作,他丝毫不担心不成功。

    李东更关心的,还是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发放问题。

    这事,其实不归工信部管。

    工信部这边也只有建议权,真正主管这方面业务的,是央行。

    李东问起这事的时候,张部长深深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李东,最近央行、银监会、金融办……多个部门,展开了多次协商座谈。

    甚至支付领域的一些专家和经营者,也都参与了进来。

    大家都有一个共同观点,网络支付不可缺少,应该正规化。

    也就是说,第三方支付业业务颁布法律法规是迟早的事,不会太迟。

    可有一点,大家都有些争议。

    关于第三方账户当中的备付金问题,到底该如何处理?

    如今,因为结算周期的问题,你们几家的第三方账户,备付金越来越多。

    以支付宝和万卡通为首,你们的第三方公共托管账户,备付金常态下,就高达30亿以上,特殊时期,比如一些活动期间,备付金更是高达百亿之巨!

    按照央行的定义,网络第三方支付,都属于非金融机构!

    也就是说,你们不能进行利息结算。

    按照这个标准,你们的备付金体系就是个大问题,其中托管在银行,产生的利息,到底是归买家还是卖家,又或者你们第三方平台,这都是不允许的。

    那这些钱产生的利息,到底该怎么处理,收归国有吗?

    想必你们也不会答应,也没有这个先例。

    这是一个难点,到现在,暂时还没明确的说法。

    第二大难点,在于你们推出的余额账户。

    余额账户和你们的第三方网络公共账户,目前不是通用的,也不是备付金,这是常态储备金。

    那这些钱,产生的利息又该怎么办?

    有人说,谁存的,利息归谁。

    可要是这样,就和你们非金融机构的定义产生了冲突。

    银监会那边有人建议,可以将这些第三方账户,余额账户,都收归央行和银监会……”

    张部长这边刚说完,李东就脸色一变,咬牙道:“这摘桃子的功力,也是绝了!

    我愿意进行监管,进行风险把控,甚至愿意接受调查小组的入驻!

    可想将我们收编,没门!

    第三方支付体系,对我们至关重要,一旦被收编,我们整个体系就出现了漏洞,也是我们绝不能容忍的!

    央行和银监会这么做,问过我们企业的意见吗?

    难道他们真觉得,我们就是待宰羔羊,想杀就杀?”

    张部长见他发怒,轻叹道:“不要这么激动,目前也只是建议罢了,大多数人都没有同意。

    大家也不傻,都知道这样会激起企业的逆反心理。

    座谈会现场,包括一些领导,都否决了这项提议。

    但是,有人说,这么下去不行,最终的可能还是,你们这些支付平台,最终可能会涉足金融产业,比如说,和货币基金合作,发放利息,你说呢?”

    李东面不改色,国内从来不缺傻子。

    都说一等精英在政界,也不算假话。

    见微知著,从余额账户和第三方账户猜到下一步万卡通或是支付宝的路,其实不难。

    这些备付金和储备金,终究要解决的。

    而解决的方式,好像也不多,要不,利息收归国有,要不发还于民。

    平白无故地将群众的钱收归国有,这不符合政府的意愿,哪怕想要,政府也不想落人口实,在这上面打什么主意。

    那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可一旦这样,第三方支付平台就侵占了金融行业的地盘,这其实是个死结。

    有人建议收归国有之后,再进行利息发放,相当于银行业在网络上布点。

    可这样一来,又容易引起企业的反弹。

    所以,目前局面有些复杂了。

    其实李东要是不推出余额账户还稍微好一点,大家之前只盯着公共账户的备付金问题,而没有涉及到储备金问题。

    如今,大家考虑的东西却是更多了。

    这些其实也不在李东的预料范围内,他又不是神,哪能考虑那么多。

    当初推出这个账户,一方面是为了方便大众,一方面是为了日后做准备,顺带着抢占一下手机支付市场。

    结果倒好,现在反而把自己给套住了。

    见李东不说话,张部长又叹息了一声,略显无奈道:“你们啊,这一代的企业家,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你们有打破一切传统的勇气,有敢为人先的决心。

    可你们要考虑清楚了,最终的结果,不见得会如你们的意。

    马昀互联网大会那天,和你一个路子,扬言要改变银行。

    原本当个笑话听听也就算了,结果你回头就推出了万卡通手机支付业务,余额结存业务……

    我听央行那边说,调研小组在远方的时候,你们甚至准备推出二维码支付业务!

    李东,这种打破先列的举动,我心底里是支持的。

    国家,不就是在变化中才越来越好的吗?

    可是,有些事,你不能怪大家担心,金融市场的稳定,关系重大。

    在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之前,你们率先打破传统规则,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问题。

    你走的太快了,快的让大家有些跟不上,让大家还没反应过来,这样的情况下,其他人怎么敢随便同意?

    李东,老头子今天倚老卖老说一句,你要是想获得更多的支持,有些事还是停一停,放一放才行。

    等前面的路走稳了,走好了,再谈别的也不迟,你说呢?”

    李东沉声道:“部长,我知道大家的顾虑。

    也知道,这样可能会产生一些不确定的影响。

    可难道因为有了顾虑,因噎废食,连饭都不吃了?

    稳定压倒一切,我都明白,可我同意先试点,再推广,这难道还不行?

    我也同意各个部门入驻万卡通进行监管,一旦出现问题,随时可以叫停。

    甚至,我敢拿远方来担保!

    出现风险,出现损失,我来赔偿损失!

    起码,目前我们还没扩大到千亿规模级别,试点推广,有这么难吗?

    还不是怕我们抢占了金融业的传统地盘!

    可人人都在变,不变就死,难道非要等他们变了,我们才变?

    企业的存在,不是查缺补漏的,恰恰相反,企业才该充当先锋,我们有国家,有政府当后盾!

    一旦出现变故,政府为我们查缺补漏,这才是市场,才是商业,才是金融!

    我说这些,不是针对谁,可有些人有些行业,传统思想太重了。

    社会在变化,如今,华夏与世界接轨,我们就要接受这种变化,继续坚持这种固有地盘不可改变的思想,和闭关锁国有何区别!”

    “李东!”

    张部长轻叱一声,微微摆手道:“有些话,说的太过绝对了。

    你不要这么激进,也不要急着发火,事情要一步步解决,发火解决不了问题。”

    李东喝了口茶,脸色恢复了正常,点头道:“我明白,可是部长,我真的不太甘心!”

    张部长叹息道:“收起这些不甘心,我会继续为你争取的。

    不单单是我,还有很多人都在争取。

    但是一切都需要时间,我之所以和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可以暂时放缓你的脚步。

    你不知道,因为你的动作太快,我们刚达成妥协,达成一致,紧接着就被你的新方案弄的晕头转向。

    你总得给大家缓和一下,你自己觉得呢?”

    李东再次点头,他明白这个道理。

    自己知道有些东西是对的,是无伤大雅的,可那是因为自己经历过。

    其他人不是神,有些东西,总要一点点接受才行。

    结果他们刚接受了前面的变化,后面李东又变了,这让大家有些无所适从。

    现在,不单单那些二代把李东当瘟神了,央行这些金融机构和一些互联网机构,都快把李东当瘟神了。

    这家伙,这些日子也不知道给他们添加了多少工作,增添了多少麻烦。

    央行那边甚至向国务/院建议,要不要派遣一个常驻小组,正式入驻远方。

    免得远方这边左一个动作右一个动作,经常弄的他们晕头转向。

    李东和张部长聊了很久,最后感激了一阵这位老人,才和老人握手告别。

    告别了张部长,李东晚上又约见了一位央行的副行长。

    这位副行长,还是通过当初万卡通调研组那位组长,金融稳定局局长,李东的老乡介绍才约出来的。

    晚上,李东和对方谈了很久。

    主要内容便是万卡通的规划,布局,目的,以及一系列的承诺。

    ……

    从饭店出来,李东满身的酒气。

    刚上车,李东手机便响了,沈茜打来的。

    说了几句话,沈茜轻声道:“累了?”

    “有点。”

    “李东,真要不行,就放弃互联网金融吧。

    只要网络支付不被取缔,对我们的布局影响并不是很大。

    你不是要放飞自我吗?

    现在,你为了推动这些,继续把自己陷入了牢笼,受苦受气不说,还承担很大的风险……”

    李东扯了扯衣领,呼了口气道:“你的意思我知道。

    之前我便说过,我在我的能力下,打破一些壁垒和禁锢,让我活的更轻松一些。

    现在,我就是为这一点在努力。

    你不去打破这些禁锢,那就永远活在这层禁锢之下,哪有什么自由可言。

    你去尝试着打破它,过程自然是艰难的,可等你突破了,禁锢便不再是禁锢。

    几年前,我来京城办事,为了30亿的债券发行,我求爷爷告奶奶,给人当孙子,见人就喊爷。

    几年后,我再来,当初的那些人,他就不再是爷爷了。

    如今,能让我喊爷的人不多了。

    爷也都是从孙子成长起来的,我不想一直给人当孙子,所以,我才想着一步步去打破一些东西。

    到了现在这地步,事业上,我追求的不单单是金钱了,还有这种打破壁垒和禁锢的爽感。

    所以,你说让我放弃,那是不可能的,除非真的无路可走了。”

    沈茜默然,半晌才道:“你自己有了决定,那就放手去做。

    不过在京城这边,有事可以和我爸商量一下,也许他能给你一些建议也不一定。”

    李东那句不想一直给人当孙子,让沈茜有些触动。

    在这种大环境下,一个商人,想做到这点,何其难。

    李东的零售大生态圈,互联网+体系,目前看来,都是为了这句话做准备,做铺垫。

    沈茜知道其中的难处,可她能为李东提供的帮助有限,如今,认识的人当中唯一能给李东一些帮助和建议的,恐怕也只有杜安民了。

    李东闻言笑道:“行,我之前就想着去拜访呢。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你自己早点睡吧,不用担心我。

    我现在看着是艰难险阻,实际上是我自己故意在寻求一些突破和刺激,免得我的斗志全都消磨了。

    真要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我也不会犯傻,非要去干,所以我这边不用担心。”

    “那好,你也早点休息……”

    “……”

    两人聊了几句,李东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翻看了一下通讯录,想打电话出去,最终还是放下手机,靠在座椅上小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