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科幻yzc88亚洲城 > 星辰之主 > 第二百七十章 深海图
    “遭到强磁场干扰,目标区域灵波网传输率下降4个点,3个支点暂时断开连接,是能源中心方向。”

    “会长,预期干涉率降到20%以下。”

    “sca要求能源中心暂时断开网络支持。”

    “救护组4个支点断开连接,目标区域支点数量仅余9个,接近底线。”

    尚鼎大厦主楼十三层维护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

    维护组一直监控着科王通讯大楼里的战况,也一直保持着随时介入的能力,可当新一波鼠潮从能源中心冒出之后,监控依旧,预期的介入能力却以可以目见的幅度迅速下跌,这种负面走势,让工作人员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灵波网的支点,就是使用六耳终端的能力者。这些人的存在,是灵波网得以发挥作用的物质基础。目前科王通讯大楼内,除了罗南一行五人以外,停机坪上有四名接应人员,能源中心有临时调动的一个三人战斗小组,还有前往通道救护伤者的四人救护组。

    在新一波鼠潮冒出之后,能源中心的战斗组和货运通道中段的救护组,虽然并未受到攻击,但其六耳终端都先后与灵波网断开了连接。

    “这是反干涉吧……感觉被针对了。”高猛面色郑重,盯着中央投影仪,眼睛眨都不眨。

    欧阳辰则刚刚在共享的情报地图上,划下最后一笔。可以看到,标识的轨迹呈环形分布,一层层内缩,从最初的二百米开外,来到了目前的百米区域。

    看到轨迹图,高猛的脸色更难看:“罗南和猫眼的全域感应都覆盖到这里了,还没发现……欧阳,这已经不是他们能处理的情况了。”

    凭借欧阳辰圈定的轨迹,高猛也好,其他工作人员也好,包括科王通讯大楼现场的罗南一行,都掌握了暴走族的行踪。

    此时,灰白鼠潮凭借近乎虚幻的形态,直线突进,从能源中心一路逼近到货运通道外围;而暴走族刺客则开始改变既有的环形路线,从侧翼右后下方逼近。

    暴走族应该也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但那又怎么样呢?

    何阅音与高德、司国胜转身直面敌人方向,开启远程攻击武器。其中威力最大的,就是便携式电磁炮,全功率击发的话,就算是b+级别的强者,也难以正面抵御。可问题是,暴走族所处的位置,位于侧下方楼体,中间楼板、墙壁阻碍重重,完全不适合电磁炮威力的发挥。

    至于维护组这边,以高猛的眼光,结合灵波网的侦测结果,大概能看出来,敌人的“电鼠爆兵大法”增加的绝不是老鼠的数量,而是那个暴走族杀手瞬间攀升的上限。介于虚实之间的鼠潮,就好比一面巨大的太阳能电池板,源源不断地从虚空中吸取能量,并以神奇手段移转运化,杀伤力的提升幅度还看不出来,对灵波网的影响却是立竿见影。

    高猛难免有些烦躁:“干涉周边环境,形成领域……真特么爆种了!按这种操作,随随便便都能跳出一个超凡种刺客,像我们这样的,干脆都去躺尸算了。”

    在如此紧迫的情况下,欧阳辰的回应却有些跑题:“我倒是想起了摩伦。”

    “嗯?”

    “杀手的体重在十秒钟时间里下降了14公斤,而且下降速度还在提升。目前它体液含量低于40%,血液几乎完全清空。正常身体运转已经出现问题,但通过不可逆的能量化方式加以规避,并提升效率。接下来必然是爆发一击,也只有一击。”

    “哦,摩伦的黑魂躯。”

    “是的,如果有这种技术,也许摩伦还能继续活着,虽然要比较辛苦。”

    高猛翻了个白眼:“得了吧,这话传出去,你就是支持克.隆人技术的总瓢把子!现在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

    欧阳辰笑了起来:“世世相易,代代更迭。老朋友走了,我们生而为人,总要发些幽思感慨……大家各就各位吧,按照平时演练的方式就可以。虽然受到干扰,但我们也有相关的预案,标准不能降低,争取把干涉率提升到25%以上。”

    即使事态越发紧迫,但欧阳辰的从容,仍然给了维护组以绝大的信心,之前有所聚拢的人群四散开来,各归其位。

    某位实验助手忽然觉得身边有些拥挤,扭过头去,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哎,查理,你……”

    念头还未完全明确,灵波网中枢已经进入了全面待发状态,有关载荷大幅提升,干涉模型则从相关预案提取出来,交由欧阳辰做最后确认。

    欧阳辰站在中央投影仪前,略一思忖,手动修改了几个参数,再经由超级计算机验证通过,开始载入。

    整个过程花费了大约三秒。

    此时的暴走族,已经进入七十米区域。

    “你想怎么办?”这时高德看到欧阳辰的方案,眉头挑了起来,“逻辑界?”

    “还是这样最安全。”

    “也对。”高猛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逻辑界模式,是灵波网脱胎换骨的新变化,代表着欧阳辰超凡境界的高峰,也是空间断层、超凡领域的集大成者,真正做到了一步之差,天渊之别。当初在霜河实境,欧阳辰以逻辑界圈住了公正教团在夏城的全部精锐,又成功抵御安翁召唤的外域妖魔冲击,最后还做了武皇陛下与公正教团主祭的隔空战场,依旧巍然不动。

    只要逻辑界架设成功,就算对面是真正的超凡种,在突破那片虚实莫测的空间之前,也休想伤到罗南等人的半根头发。更别说这种残缺的暴击刺客,最后结果,也只能是在逻辑界中骨肉化灰,归于虚无。

    这时候,调度小组负责人临机请示:“是否进行资源保护?”

    所谓资源保护,就是指暂时中断灵波网一切服务功能,全面倾斜资源,保证逻辑界架构完成。

    欧阳辰摇头:“广场那里不能撤,城里也不安稳。就别限制了,我这边多下点劲儿就好。”

    高猛有些意外:“这样很吃力的。”

    欧阳辰缓缓坐下,注视投影彩光,轻声道:“对方只有一击之力,成或不成,都是个死。时间短暂,重要的是时机把握,耗力与否,并不相干。”

    “也是。不过只要相应领域干涉到位,提前破坏那个鼠潮网络也可以的。或许根本不用完全架设。”

    “希望如此。”一语道罢,欧阳辰闭上眼睛,进入奇妙而纯粹的状态。

    高猛自觉往上提了一步,一边看顾欧阳辰,一边关注科王通讯大楼的动态,并做临场指挥。

    “会长念力介入,现场干涉率上升,17%,18%、20%……‘老板’配载的干涉设备功率全开。”

    “很好,临时调配资源,保持网络稳定,通报逻辑界模型转化比例。”

    “66%。”

    高猛点头,这个转化比例,代表欧阳辰架设逻辑界的进度,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基本框架应该已经搭起来了。

    念头刚转过,通报又来:“敌方距离五十米……”

    话音未落,投影仪呈现的现场画面上,大楼内部空气中响起“哧”声长音,随即就是密集的烟气水雾凭空而生,弥漫开来。

    这层烟气水雾来得全无道理,仿佛从空气中各个角落冒出来,密度湿度温度都是极高,瞬间覆盖了货运通道上半部,包括相关楼层区间,也就一个呼吸的空当,监控面画上的人影就有些模糊了,热成像系统几乎全面停摆。

    也在此时,工作人员嗓子变得急促:“网络干涉率下降,跳了7个点,18%、17%……”

    另一边紧跟着就来:“转化比例掉到47%,还在掉!”

    高猛瞬间一激,还好多年的历练让他稳住了,第一时间看向欧阳辰,再看有关指标,才以平静语调表示:“会长念力输出稳定……继续通报敌方情况。”

    “暂时停止移动,体重仍在下降,但能量化速度降低。”

    “鼠潮呢?”

    “向敌方同侧机动,数量有所衰减,具体还在测算。”

    高猛真正放松下来:“这是超凡领域干扰相持现象,欧阳会长已经和敌方顶上了,暂时的损失不算什么,保持观测,及时通报。”

    说完这些,高猛的视线又停驻在欧阳辰脸上,多少有点儿奇怪。为什么会形成干扰相持?是敌方投注在刺客身上的资源极多,难以一口消化;还是为了进一步锁定真实目标?

    总不是研究癖发作,去伸量对方的根底精义了吧?

    正想着,他这边倒有新情况接入:“‘秘书’调用了方案阅读权限……算了,由她去,反正现场是她全权处置。”

    高猛有些佩服,在这个距离上,刺杀发动的话,暴走族都用不了一秒钟。何阅音这时候还分心看方案,该说她定力了得吗?

    不过话又说回,“秘书”定力再强,也比不过“老板”。其他人都已经转身直面敌人,那位罗老板还保持原先的姿势,不知何时又神游天外去了。

    这帮家伙,就没点儿正常取向吗?

    “非常正取向”的罗南,现在肯定是无法顾及其他方面,而且与其他人的认识,多少有点儿落差。他正通过灵魂披风的干涉,全面感知周边变化,顾不得别的。

    此时此刻,罗南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由鼠潮幻影搭建的压力转移网络,已经与暴走族建立密切联系。

    这不只是说,二者之间物理距离正在急速拉近,又或者建立什么能量运化联系。在罗南看来,压力转移网络真正的作用,是牵引了来自于极域方向某个极其复杂的架构,与暴走族本身的极端能量运化方式交互干涉,转眼书就了一幅恐怖的毁灭图景。

    在这幅图景中,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将干涉范围内的存在,迅速转化为极具毁灭性的力量,并给予其一个明确的方向——罗南就挡在其前方。

    明确了这份认知,罗南心中却没有恐惧,事实上,其他所有情绪,都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便被一个强烈的意念冲开了:

    就是这样!

    在那一刻,罗南分明看到了一个以特殊格式干涉特殊环境,形成特殊图景的典范。上一个这样的范例,则是欧阳会长的逻辑界。

    正想着,类似于逻辑界秩序规则还真的在他身边弄影儿……幻觉吗?

    不管怎样,这真的是一个好参照。罗南的印象变得更加清晰,他记得欧阳会长的逻辑界,能够扭曲精神与物质层面,形成一处时空断层,坐落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其试验性质更强一些,应敌对战并无明显倾向,然而结构的复杂严谨,无以伦比,具有极强的可塑性。

    相比之下,暴走族和鼠潮共同构建的毁灭图景,完全为杀伐而生。以一种高级的、类似于质能转换的手段,实现能量形式的高效转化。微观层面是原料池,精神与物质干涉则构建了转化的反应堆和传输的桥梁。

    罗南观照这个暴烈而恢宏的结构,得出相应结论之后,总算是将自身实际结合进来:这玩意儿固然是极好的参照,可任由其一路发展下去,他以后多半是再找不到参照的机会了。

    此时,灵魂披风依旧在虚空中飘动,但也明显受到了毁灭图景的冲击。特别是在拂过微观层面的时候,感觉就像被炽烈的火焰烧灼,相应秩序变得零落散乱,几不成形,甚至首度出现了萎缩之势。

    罗南却从这上面确认了一件事:它们是互相干涉的。

    由于灵魂披风与凝水环的直接联系,所到之处,水分子相当活跃。而毁灭图景推动的能量转化过程,又以热能为主,在这些水汽富集之地,不可避免出现了一定的损耗,这些都清晰印刻在罗南心头。

    “干扰它,破坏它!也许加上几个辅助结构……还是算了吧。”

    越是熟悉灵魂披风,罗南就越清楚,在构成滴水剑的一主五辅六结构中,凝水环单独是一个层次;其他的五项辅助结构,是另一个层次,而且两个层次之间的差距还非常之大。

    凝水环才是真正作用在微观世界的核心,触及分子原子那个层面,其余的五个辅助结构,最多不过是对凝水环凝聚的水珠,加以引导利用。无怪乎在夏城分会中级培训班上,欧阳会长评价滴水剑时,对五个辅助结构一语带过,唯独对凝水环浓墨重彩,极尽赞美之能事。

    正因为如此,在灵魂披风的层面,其他五个辅助结构远远达不到应用的资格。

    此刻罗南要么根据凝水环的特性,临时开发出应用手段;要么就通过现有的其他手段进行干预。

    罗南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在凝水环如何亲和水分子这一根本性质未能得到明白解析之前,什么应用开发都是在痴人说梦。至于其他的干预手段,能够作用在这个层面之中的,最起码的条件就是能够触及、至少部分触及极域以及微观世界。

    具备这种前提的手段,罗南在短时间内能够想到的,只有一种。

    “哗啦啦。”

    熟悉的乌沉锁链的震动,在罗南心头泛开。罗南嘴唇微微启合,默念“我心如狱”的真言,以脑宫中外接神经元所化的凝水环为核心,六道虚无光线,同时映现。

    光线每三条交错,形成四端,在虚空中拼接成一个端正的正四面体,继而形成了外接、内切圆球,构建出“格式论”的观想图形。

    哗啦啦的震动声越发的清晰,乌沉锁链却始终没有出现,倒是观想图形以罗南为中心,倏然外烁,向四面八方扩张开来。

    如果按照罗南刚刚领悟的道理,乌沉锁链应该是罗南的自我格式对其自身乃至周边外界环境充分作用,所形成的干涉图景。从这个意义上讲,乌沉锁链和灵魂披风的性质,倒是一样的。

    只不过,乌沉锁链处在更加本质的地位。

    毕竟罗南的根基还是建立在格式轮基础上,又以耦合理论改进,以恢宏浩瀚的灵魂力量为“神轮”,以自身的形骸修持为“身轮”,彼此干涉耦合,形成的秩序框架。

    这才是罗南的大格式、本质格式。

    凝水环则更像是针对灵魂力量的特殊情况而制作的高级插件。使罗南无穷无尽的灵魂力量,得以真正的介入罗南本体之外的物质层面。

    现阶段罗南无意追究二者的地位高低,但他知道,必须将两副干涉图景紧密结合,将他最为本质的力量,通过一条最通畅的渠道,作用到现实中来。

    一念既明,两幅干涉图景骤然交融,充分结合在一起。随着观想图形的“外扩”,罗南恍惚中觉得,飘动飞舞的灵动披风,似乎烙刻上了一层浅淡的纹路,如同锁链的曲折蔓延。

    轻灵虚无的感觉渐渐褪去,代之而起的是前所未有的滞重,仿佛在这飘扬的披风之上,承载的是整个世界!

    披风很快飘不动了,但原本受制于毁灭图景的扩张势头,却在不知不觉间恢复,并以更惊人的幅度,向四面八方伸展。

    披风在变形。

    在两样干涉图景的交互作用下,就像是搭起了一个阔大的帐篷。帐篷内外,分明有着奇妙的不同。

    那是秩序上的差异。披风覆盖之下,表达的是罗南秩序框架的真义;披风之外,是他未能触及影响的领域。

    罗南恍然明白,通过灵魂披风,他真正将自我格式扩张到现实世界,作用于他自身,也作用于更广阔的物质层面。

    而在与毁灭图景的“接触”上,区区一顶“帐篷”,论严谨稳固,远远比不上“逻辑界”那种典范示样。可是,对于一个本身就很暴烈动荡的结构来说,已经可以形成足够的干扰和阻碍。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灵魂披风聚起的水分子,在观想图形的规则秩序下,以更高的效率汇集,构建了一个简易却又相对完整的防线。

    “哧”声长音,几乎同时在三百米半径的的楼体内部响起。在可视的常规层面,大片烟气水雾蒸腾;而在微观世界,概略来看则更像一锅半生不熟的稀粥,洒了满地。

    至于更深邃的极域层面,垂落下来的规则构形,与罗南扩张开来的观想图形碰撞,在那瞬间,与物质层面的干涉效率少给砍掉了一半,一时间荒腔走板,面目全非。

    问题在于,毁灭图景的威力终究还是超强,荒腔走板也只是短暂的变形。

    当其运化的能量本能反激,灵魂披风的强度仍不足以真正承载其冲击,眨眨眼的功夫,微观世界重新激荡,“帐篷防线”随即支离破碎。反噬的冲击力直指罗南脑宫,直指外接神经元的核心结构。

    “咚!”

    沉闷的音波显化在常规区间,毁灭图景的反冲并没有直接轰碎罗南的脑袋,而是砸入了一个更广阔的干涉图景中。

    这幅全新的图景,有着广阔的空间和余地,去干扰缓冲毁灭图景中交织运化的能量射流,就像朝反应堆里灌入大量的冰水……或者应该反过来说,它是将反应堆扔进了浩瀚而冰冷的深海。

    它以高效凝聚的水分子为物质基础,在与毁灭图景的碰撞中,使更加巨量的水汽弥漫开来,其惊人的高热容性对于以热能为主体的能量运化方式而言,无异于一堵叹息之墙。

    是的,有了“灵魂披风”传导,罗南浩瀚恢宏的灵魂力量,才真正有了发挥的空间。这一刻,他几乎是把“神轮”中的巍然冰山汪洋整个地搬了下来,与物质层面的水分子形成干涉,造就一幅深海图景。

    当然,“深海图”也可以转为披风,飞腾招展,淹没更为广阔的天地。

    倾力发动的消耗惊人,罗南的呼吸变得急促,不过这时候,他反倒能分出一点儿心神,关注外界的变化,看他这一手的现实效果怎样。

    暴走族停顿,鼠潮规模明显缩减,这很好!

    罗南心神愉悦,为“深海图”的成型,也为正确的时机判断——如果与敌人正面交锋,面对暴走族在现实世界压倒性的冲击力,他根本没有对抗的资格;而若完全搞精神对冲,对方也可以加以规避。唯有将战场放在半虚半实的干涉图景上,卡住敌人精神与物质交互干涉的连接点,有效打乱其运化流程,才能取得这样可观的成绩。

    接下来……咦?

    任务频道中,信息如水般刷过,概略总结,大概就是欧阳会长以“逻辑界”远程干涉,破坏了对方的爆击领域,目前双方仍在相持阶段。

    啊哈?

    同样的时段,灵波网维护组的工作人员们,却没有罗南复杂的心理状态。人们对欧阳辰的信心无以伦比,所以当他们确认了相应监控画面上鼠潮幻影持续扭曲崩灭的场面时,即使相持数据还比较低迷,却也一个个放松下来。

    这时候,某位实验助手才接起断掉的念头:“查理,怎么跑我这来了?检修组那边……”

    “那边不用操心。”查理微笑的同时,扭头看向中控台区域。此处与那边的直线距离,只有十二米,而且几乎没有任何阻碍。

    此时的中控台前,是由高猛代替欧阳辰总揽全局。至于欧阳辰本人,则将大部分心神都沉潜进入灵波网,与数十公里外的强敌,进行领域干扰对峙。

    理想的机会!

    查理就像一个正常巡视的工作人员,带着他的工具箱,离开刚才栖身的位置。微低着头,不动声色向中控台区域靠近。

    他才走出两步,身后的实验助手却想起一件,脚下用力,用技术宅惯常的转椅滑行技术,连人带椅滑到他身侧:“对了查理,正好你在这儿,能帮我看一下……我擦!”

    实验助手眼珠子差点儿迸裂开来,就是两步功夫,查理那张相对熟悉的脸孔,已经扭曲萎缩,干瘪脱水,眼眶内部彻底塌陷为两个空洞。相应的大半体液都蒸发运化,形成一道如有实质的红光,在五官空洞中穿梭缭绕。

    这场景实在太过渗人,近距离直面之下,瞬间就突破了实验助手的心理承受底限,他惨叫一声,连人带椅翻倒在地,险些摔得背过气去。

    “查理”对脚边惨叫呻吟的实验助手毫无兴趣,身形微挫,迅猛发力,向着仅有十米的中控台直线突击。

    尖锐警报声响起。

    骤然出现在核心区域的异常能量反应,激发了实验室的防御系统。此时,在中控台前总揽全局的高猛,视线才移转过来,恰好与那张枯朽干瘪的面孔撞个正着。

    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五米!

    乍见这种形象的敌人,高猛瞳孔也是微缩,但他反应也是极快,手足不动,唯有灵魂力量刺激六耳终端,瞬间开启了应急安全模式。

    “磁”声电流音响起,中控台区域外围瞬间铺开一圈幽蓝的电网,高压电流在强磁场作用下,形成环形防御圈,隔绝内外。就算b级强者,直接冲击过来,也要有变成焦炭的觉悟。

    高猛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然而做完这手,他心里却是咯噔一声,极度不妥的感觉从无到有,由虚转实,最终化为警钟鸣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