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玄幻yzc88亚洲城 > 刻之痕 > 第二百零五章:重新定义人类(下)
    移植力量耗费了阿迪克十几年时光,当奥伯迪恩身上实验成功后,阿迪克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不是骑士,没有那近乎永恒的生命力,而他的研究才刚刚进展到一半。诸多研究表明,刻印与心脏有关,想要改变一个人,就要完全改变其心脏的构成,可现实问题时,当他试图进行改造时,往往实验体就已经死了。

    奥伯迪恩的成功只是偶然,他后续的十几次实验全都宣告失败。这又为阿迪克带来了一个全新的课题——或许在废物中,也有比较特殊的废物存在。

    可是他们是谁?有什么特征?如何分辨?

    一个谜题被解开后,随之而来的往往是更多的谜题,而现实问题是,阿迪克觉得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迫切需要一位与他志同道合一起完成课题的人,抑或是一个能够继承他全部理念的传人,可悲的是,在偌大的机构里,他也难以找到任何一个这样的人。

    即便在这里,他也依旧被人视为怪胎、变态。

    其他研究者各个自诩斯文人,连处理误入这里的冒险这时都要迟疑许久。但在另一方面,他们在魔物身上进行的实验却毫不含糊,那些人在魔物进行着相同的举动,却抬着沾满血的双手,对他说:“不,阿迪克,这太疯狂了,你已经完全疯了。”

    正因如此,当从警卫空中听说了艾拉将要进行的事业,阿迪克欣喜若狂。

    “为了完成这个课题,我牺牲了一切,我的妻子,我的左腿……但我从未后悔过,陶博士,这些是我目前的研究成果,人们的心脏……没错,就是心脏!一切的秘密就藏在那里!”阿迪克越说越激动,他扶着桌子,喘息了几声,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两颗药片送入口中。

    “陶博士,我相信你会对此有兴趣的,我们可以马上开始实验,你的实验进展到哪里了?”

    艾拉掂了掂手中厚厚的材料,材料上没半页就意味着一个受试者的死亡。通缉令上写的没错,这个阿迪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胎,服下药片后,他又恢复了最初的笑容,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将他当作慈祥的老爷爷看待。

    “至于你们……”

    阿迪克将目光转移到三名冒险者身上:“你们和陶博士之间的约定是什么?请放心,我一直平等地对待所有受试者,并尽量满足他们的诉求。有人被送来时渴望财富,也有人希望得到复仇的力量……穆萨财团通常能满足前者,至于后者则因人而异,我能承诺的是,如果你们能撑过实验,一定能像奥伯迪恩那样获得极为强大的能力。你们一定渴了吧?为什么不坐下来喝杯水呢?然后告诉我,你们究竟想要什么?现在我和陶博士是合伙人了,如果有什么他无法做到,我也会尽量满足你们。”

    他的举止热情极了,就像是在邀请朋友来自己家共进晚餐一般。

    “之前……”

    欧拉润了润干涸的嗓子,用手推开了阿迪克递来的水杯:“之前被你们带来的鲍勃,他在哪?你对他做了什么?”

    “哦,鲍勃,我记得那个可怜的家伙。”

    阿迪克低下头,语气听起来隐隐有些失落:“他被警卫带来时的确和我做了一笔交易,那个傻小子希望牺牲自己一个来保全你们,而我也的确答应过他不会再让警卫来找你们了……但这之间可能存在着一点语言上的误会,我指的是:我不会再叫警卫去找你们了,而如你们所见,我信守了诺言。但不可回避的事实,自从你们被警卫抓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可以宣告你们的死亡了,不同的是,你们的死毫无价值——我是说,被一颗药片毒死?没有人会记住你们的名字,我敢打赌冒险者公会甚至不会派人来找你们。”

    “但是你们自己想通了这一点,并跟陶博士来到了这里,明智的选择,每个人都想让自己的生命具有独一无二的秘密,而我能保证的是,一旦你们在实验中存活下来,我会联系辛朵拉,为你在穆萨财团推荐一份工作。”

    阿迪克的循循善诱未能打动欧拉,她两眼充血,不详的预感刺激着她的理智,她逼问对方:“鲍勃在哪?你对他做了什么?”

    “别这么严肃,只是一个常规的实验。”阿迪克瞥了一眼身后的隔间,淡淡的血腥味正不断溢出门缝。

    常规的实验,常规的失败。

    “你需要习惯这些,实验过程中难免有可怕的事发生,但你们应该看到积极的一面——至少有人能在实验中活下来,好了,闲聊到此为止,谁来当第一个,我会相对专注一些。”

    “你自己去当第一个吧!”

    艾拉趁阿迪克背对自己,抄起桌上的铁质工具,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阿迪克应声倒地,铁器在他后脑勺上开了一条血口,殷红的血在洁白的地板上渐渐晕开。艾拉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刚才那一下她卯足了力气,她不敢对S级的通缉犯有任何小觑之情,但事实证明,阿迪克的体质和普通人无异。

    她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对上了冒险者们惊呆了表情。

    “窝藏S级通缉犯,进行人体实验,这些消息足够穆萨财团喝上一壶了,我们赶紧将消息传达过去……”

    “可是鲍勃。”

    “别去,你会后悔的。”艾拉拦住了正欲推开隔间门的欧拉:“快走,警卫刚才看到我们和陶博士同行了,这应该瞒不了多久。只要和提尔他们会和,他们一定能带我们逃出去的!”

    “……谢谢您,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您!”

    艾拉整理了一下衣服,尽量保持出一副平静的模样,她带着三人埋头走向通往上层的大门,门口的警卫伸手挡住了他们。

    “怎么了,陶博士?”

    “我和阿迪克博士在学术意见上出现分歧,所以我打算自己进行实验,让我们上去!”

    艾拉将编好的借口说了出来。

    警卫理解地点了点头:“阿迪克博士的确是一个怪人,还总是进行一些令人发指的实验,他能和任何人发生争执。”

    “那就让我们……”

    “不过,你们是阿迪克博士带下来,除非有他本人完成记录,否则我们不能让你上去,如果他还在气头上,你可以联络辛朵拉大人,由她亲自下达批准命令。我们都知道底层的消息绝不能被外界知道,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也请你理解我们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