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穿越yzc88亚洲城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1717章 放假半个月
    曹军进入辰韩,不说曹铄率领的大军几乎没机会和辰韩守军交战,就连作为先锋的吕布,往往也是还没到一个地方,就得到那里已经投降的消息。

    辰韩王招募的奴隶大军,在曹家将士攻过来之后纷纷倒戈。

    疆土与马韩、弁韩加起来相当的辰韩,仅仅只过来半个月,就举国投降。

    整个辰韩都落到了曹铄的手里。

    王宫大门紧闭,辰韩王和他的一群妃子簇拥在一起,一双双满是恐慌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正门。

    无数投效曹家的奴隶拥堵在王宫外。

    他们抬着粗大的树桩,用力的撞击着王宫大门。

    随着一声声沉闷的轰响,大门被奴隶们撞开。

    与此同时,曹铄正领着大军进入都城。

    正走着,一名军官策马迎着大军奔了过来。

    来到曹铄面前,军官行礼说道:“启禀公子,奴隶们把王宫攻破,一旦涌进去辰韩王必死无疑。敢问公子,要不要发兵前去阻止?”

    “辰韩王死活和我没什么关系。”曹铄对他说道:“我要的只是辰韩和这里的民众,奴隶们把他杀了,反倒省了我的事。由着他们去,不用理会。”

    军官应了,掉转战马离开。

    曹铄抬起手臂,高声喊道:“全军止步!”

    正在进城的曹军纷纷停了下来。

    郭嘉向曹铄问道:“公子这是要等辰韩王死了,才肯率军前往皇宫。”

    “被你看出来了。”曹铄咧嘴一笑:“我不仅要等辰韩王死了,还要给奴隶们最大的自由。让他们这几天想对曾经的主人做什么就做什么。”

    “公子来一趟三韩,不仅完全颠覆了这里的势力,甚至连一个贵族也没留下。”郭嘉说道:“如果我们不帮扶他们,恐怕三韩还得倒退五百年。”

    “三韩早晚会成为我们大汉的一部,我还真不需要他们倒退三百年。”曹铄笑道:“我只要他们遗忘祖宗就好。”

    大军在城门附近等了足有半个时辰。

    当曹铄得到奴隶冲进王宫,把辰韩王和王宫里的人杀了个精光的消息,他才下令继续行进。

    他还没到王宫,一群曹军就先一步冲了出去。

    冲进王宫的曹军将士吆喝着,让混乱的奴隶站到一旁。

    得知五州王来到,奴隶纷纷退到两旁,一双双眼睛全看向了王宫正门。

    当曹铄走进王宫的时候,原先站着的奴隶们纷纷跪下。

    跪伏在地上的奴隶们连抬头看一眼曹铄也是不敢。

    进了王宫,曹铄很快就发现几张熟悉的面孔。

    这几个人正是先前奉了他的命令来到辰韩的奴隶。

    看到他们,曹铄抬了下手说道:“都起来吧。”

    几个人站了起来,依然低着头佝偻着腰,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

    “其他人呢?”曹铄问道:“怎么就你们几个?”

    没想到曹铄居然还认得他们,几个人心底都是一阵莫名的激动。

    其中一人回道:“其他人都在各地策反辰韩人,他们会很快来向大王复命。”

    “派你们来到辰韩的时候,我把你们的家人给叫了去。”曹铄说道:“你们每家都得到了五倾良田,可我还是觉得赏赐有些低了。”

    听说家里得到了五倾良田,站在曹铄面前的几个人顿时欣喜莫名。

    当曹铄说出赏赐还是有些低了,他们连忙说道:“大王给的赏赐已经足够丰厚。”

    “等到各地稳固,你们去各处做官好了。”曹铄说道:“别的做不了,做个亭长还是可以。”

    三韩并没有亭长,几个人也不知道是多大的官。

    对于曾经身为奴隶的他们来说,突然做了官员已经是逆天改命,几个人连忙跪伏下去,向曹铄喊道:“我们愿誓死追随大王!”

    “都起来吧。”曹铄再次抬了下手,向他们吩咐道:“跟我到王宫里面看看。”

    曹铄离开后,跪伏在地上的奴隶们才纷纷站了起来。

    当着他们的面封赏了那几个人,在场的奴隶们隐约也看到了出路。

    曾经和他们一样都是奴隶的人被封了官,也就是说他们这些人只要立下功勋,全都会有机会。

    进入王宫内院,曹铄一眼就看见到处散落的碎肉。

    那些肉被切的很碎,四处丢的都是。

    他向跟在身后的几个三韩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禀大王。”一个三韩人回道:“这些都是王宫里的人……”

    “辰韩王呢?”曹铄又问了一句。

    几个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流露出了惶恐。

    辰韩王是压迫他们的罪魁祸首,奴隶们冲进王宫,早就把他撕扯的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

    虽然全程在场,可他们也不知道哪一块肉才是辰韩王。

    “怎么?”见他们没有回答,曹铄问道:“难不成他也被杀了?”

    “请大王恕罪!”几个三韩人连忙跪了下去,跪在最前面的那人浑身哆嗦着说道:“好些人冲进来,我们根本阻止不了……”

    “也就是说辰韩王已经死了。”曹铄问道。

    “是!”那人回道。

    曹铄悲天悯人的叹了一声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他哪能想到,最终是死在奴隶的手里。”

    “人太多了……”那个三韩人还在试图解释。

    曹铄抬手制止了他:“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能理解杀人者的心情。辰韩王让他们过了太久的苦日子,但凡是个有血性的人,都恨不能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有道命令得你们传达。”曹铄对那几个人说道:“为犒劳攻破辰韩的功臣,我打算给所有人放个为期半月的大假。在这半个月里,随便他们对昔日的贵族做什么,我都会睁一眼闭一眼。”

    几个三韩人没太明白曹铄的意思,一个个茫然的看着他。

    旁边的郭嘉小声说道:“公子的意思是别乱放火,也别骚扰自由民和奴隶,至于曾经的贵族,想怎么处置就看你们的了。”

    郭嘉这一解释。几个人才明白过来。

    他们连忙向曹铄道了声谢,飞快的跑出去传达曹铄命令去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郭嘉说道:“公子这道命令下达,辰韩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