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玄幻yzc88亚洲城 > 系统带我穿万界 > 第四五七章 昆墟之主,陆压圣君
    “依贫道所见,德昭公子开办雅集盛会,自然是为了与东华帝君交好,否则干嘛不远万里,从天山灵鹫峰感到这蓬丘岛?只是这样一来,不是有违孝道吗?”

    “呵呵,道友有所不知,德昭之父和东华帝君之怨,不过是中枢权柄之争罢了,我辈修仙之人,岂能因俗怨而相左,但是最近确有一人,被德昭公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我知道,新任的监察天神嘛!”

    “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据说德昭公子从海外请来一人,据说来历非凡,连东华帝君都要给面子,是以少君出面操办。”

    “贫道也算见识非浅,但无论如何想,以东华帝君的身份地位,放眼寰宇,除了八景宫、玉虚宫、碧游宫那几个大老爷出来的人之外,谁能让他们倪家给这么大机缘?”

    “这我就不知道,只知道那人,便是阐教的那些仙人,也对他非常尊重,还有人叫他什么‘火中之精’。”

    当“火中之精”这个名号被提起的时候,许多人都是眉头未皱。

    场面竟然一时安静下来。

    不过虽然如此,也不过是大家微微忌惮而已。

    再怎么厉害,再怎么威风赫赫,再怎么和前朝有着莫名其妙的关系,这都不影响诸位仙人的悠悠岁月。

    只要十洲三岛还在东华帝君的庇佑之下,那大家乐意逍遥,乐意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坐阅《黄庭》,管他何年何月,又是何方有人得道?

    就在大家互相议论,心中却自有丘壑之际,忽然有人惊呼道:“果然是千年盛景,德昭公子与南华仙人、三山国王、清水祖师、炳灵公、九江水帝、五湖大神、清水祖师、五显真君,名山大川的清仙,全都聚在这儿了。可站在他们中间的红袍人是谁?”

    众人望过去,饶是大家心性绵淡,也尽皆骇然。

    只见在三界之中,最有名的各地仙人拥簇下,一个红袍男子,龙行虎步而来。

    他身材不高,但锦衣束发,眉如墨染、目如朗星,面白无须,尽显天潢贵胄之气,被三山五岳的名仙围在中间,宛若众星捧月,他只是站在那里,整个蓬丘岛的光芒,尽在他一人身上!

    “此非散仙陆压乎?往常见了,一人往来,衣履不齐,道冠歪斜,全无仙人模样,今日见了,怎么这般华贵?”

    “是啊,当年武王伐纣,贫道也适逢一会,曾远远见过这陆压模样,分明是一个散仙,今日竟有君王一般的气质!”

    “也许秦皇汉武之气派,也不过如此了吧?”

    在场的众多仙人,远远看去,不禁窃窃私语。

    眼神当中虽有骇然之意,但心中却无崇敬之得。

    他们在十洲三岛隐居,本来就是流连于潮起潮落,来往于云卷云舒,对方便是玉皇大帝、元始天尊,自己也不上前,又能如何?

    “道友真是抬举了,想那秦皇汉武,以个人只能,带动好大帝国!而这位陆压道君,却需要在三山五岳的诸仙的衬托下方能这般荣耀,一比之下,可差得远了!”

    一位散仙远远看着,不由得对着刚才夸赞的仙人摇头反驳。

    其他仙人默默点头,却没有说话。

    更多的仙人,则是大气都不敢喘,有的竟然不敢抬头。

    也有许多好入幕之宾的仙姑,看向陆压之时的眼光,异彩连连,芳心直跳。

    “十洲三岛的诸位道友,我来为诸位引荐一下旧友。”站在陆压身边的德昭公子,挺身而出,微微笑道:“可能有的道友与他熟识,但某还是要再次介绍,这位便是昆墟之主陆压圣君!”

    以德昭公子在三界当中的世家地位,此时竟然甘居这位陆压道人之下。

    等等,他说什么?

    昆墟之主?

    陆压圣君?

    听到这一句话的诸多道人、仙友,不禁面面相觑,一脸震惊。

    昆墟,上古之时天帝所在地。

    自帝俊离开天庭,隐居避世,这个昆墟的名字,大家自然不再提了,就称之为天庭。

    既然这位德昭公子提到了昆墟,那么头脑灵活的人立马明白,想必是帝俊隐居之后,便将自己住的地方称之为昆墟。

    众所周知,帝俊羲和已经在数月前陨落,他的十二个儿子当中,有九个被羿王所杀,有一个被叶柯诛灭,还有一个成为扶桑树,为太阳定居之所。

    剩下的这位,便是眼前的陆压散人了。

    哦,帝俊羲和驾崩,唯一的儿子自称要成为昆墟之主,也不能以散人自居了,当然被称为“陆压圣君”。

    “昆墟之主,陆压圣君,好大的威风!”

    “是啊!不仅来历非凡,还有三山五岳的名仙陪衬,这是要问鼎中枢,直上凌霄殿吗?”

    “呵呵,多虑了,多虑了。东华帝君可是王母的长兄,自然不会放纵有此事发生。”

    “道友明鉴,小仙承蒙师尊提起过这陆家往昔,难道今日之局势,陆家要出世了?”

    “不可说,不可说。”

    诸多仙人,相互交头接耳,小声说着。

    帝俊执掌天下万年,如今虽然隐居四万三千年,终究是威名不坠,在十洲三岛当中还是有传说的,虽说嘴上不屑,但是见到传说的天帝家族,心底没有半分畏惧,那也是不可能的。

    “据贫道所知,这德昭公子,以及其他几家,最近得罪了天庭里面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所以现在不得已抱上这位陆压圣君的大腿,看来还想翻身啊!”

    “呵呵,道兄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位陆压圣君的父母和兄弟,最忌身死道陨,始作俑者,便是那位天庭大人物。”

    有一些层次非常高的,对这些事情了若指掌,更是诧异。

    两个败军之家联合起来,就能报仇雪恨?

    你当这是人间啊,两大世家联手,任何一个官员都不敢硬抗。

    仙界以力为尊,对方实力强横,一拳打来,谁能堪挡其锋?

    若不能,联盟又有何意?

    也罢,既然猜不透,那就好好看着吧。

    此时的德昭公子,哪里还有之前在凌霄殿的狼狈不堪?此时他脸上意气奋发,而他身旁的诸多仙家,或与黎山派有缘,或与陶家关系良好,也都笑眯眯的,仿佛这一联盟成立,便能当世横着走。

    “诸位,陆压此来,是为顺天应命,整个十洲三岛之盟而来,如今北俱芦洲摩尼光明神居众东征,信众万千,传道甚广,我恐百年之内,必定有侵我十洲三岛之危,故在此与诸位讨论结盟,共抗外侮,为之分忧解难,也使我们得以逍遥自在。”

    陆压当仁不让,意气挥洒。

    “什么?”

    他此言一出,顿时全场轰动起来。

    众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