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科幻yzc88亚洲城 > 湘信有鬼 > 第七百六十章 旅馆闹鬼
    我自然不知道,我们所处的地方,居然还是在那个吊死人的小旅馆里。

    而且我现在所待的房子,正好是那个吊死鬼隔壁的一个单房。如今这里空荡荡的,吊死鬼那间房甚至都开着门。那门板就半截露在外面,死人就挺挺的摆在门板上。

    如果我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开门出去的话,看到这幅情形之后,不知道心里会做何感想了。

    因为这死人的家属来到县里之后,因为是吊死在旅馆里的,加上同行的人说死者的死因有疑点,于是家属一时间不愿意让死者入棺,一时间公安也没有办法。

    这个时代大家还秉承着死者为大的想法,就是政府也不能强行压制下来。但是旅馆里死了人,不管和旅馆有没有关系,至少知道的人是暂时间里不敢住了。旅馆的负责人也怕出事,只好在征求公安的意见之后,把旅馆里的人都赶走了。

    虽然这事在县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不过死者的死因在公安看来却很难检查出别的死因,加上不远的粮食仓库里,也发生了另外一起命案,所以公安只好晚上叫了一个更夫,临时在旅馆这里守夜,却恰好住在我和龙峰治开始住的那边。

    当然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发现,就在这旅馆的屋顶边黛瓦的屋檐下,有着一对泛着猩红的眼睛,似乎正贪婪的看着这躺在门板上的死人。

    虽然不知道它心里想着什么,但是好像这静静躺在那里的人,似乎是它自己的猎物一样。或者说它这对猩红的眼睛看着,好像很希望生吞活剥的感觉。虽然这只是一种感觉,但是却在这夜色里格外的渗人。

    起来查看的更夫,平时打扫街道,也总会替人收敛一些孤魂野鬼。所以平时对于他来说,和死人为伴的话,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这个时候他隐隐是听到有人惊叫,甚至也听到有人敲门,但是过来查看的时候,还真的没有看到什么人。他站在自己住的门口,虽然四处张望,但是显然丝毫没有感觉到什么。

    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单衣,虽然也有人警觉,但是想到刚刚自己隐隐感受到的东西,似乎什么都没有看清,他不由忍不住四处张望着。甚至朝这边摆着的门板看了一下,死人已经被家属用寿被盖着了,所以也看不出来什么。

    他其实一直便算是胆大的,可是在这个秋夜里,他忽然有些胆小的感觉到了冷,忍不住便抱着身子微微颤动,可是想到这里只有自己在,便站在门口也强忍着没有动。

    不知道是这边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人,还是外面有人这个时候在鬼叫,隐隐竟然听到好像旁边有动静。因为是晚上的缘故,所以声音听来有些清晰。

    而且更夫在这里守着,楼下的大门是没有关的。不说这个时候治安是挺好的,光是这旅馆里死过人,而且这死人还摆在这房里,知道的人谁会无聊跑过来?

    本来是有家属要过来的,但是公安一句话打消了他们的念头。那就是家属既然怀疑人死的不正常,就不要去破坏死者的现场。只要等这验尸的结果一出来,就知道这死者的原因了。

    道理似乎很简单,加上权威的公安发话,家属自然便就近的找地方休息了。把一个偌大的旅馆,一下交给了这个更夫一个人。

    “野猫和那山里钻出来的狐狸,不要过来吓老子吧!”这个更夫嘀咕了一句,长这么大年纪,至少收敛过不下三十人的尸体。虽然别人说这世上有鬼,但是可能没有遇到过,所以他心里其实并不害怕。

    “入秋的天气,何必出来瞎逛!天气冷老子又饿,别让老子抓到你,指不定把你抓来当食物煮了!”这更夫絮絮叨叨的不知道究竟是安慰自己,不知道他是想对着里面说话,还是对着天井外面说话,反正是声音越说越小。

    屋里的人自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是还是可以听到动静的。

    本来想着装作镇静,却感觉到自己呼吸有些急促。她看着我之后,心里不由再次的紧张了起来:“小,小河啊,外面没事了吧?”

    呼!

    似乎有阵风刮过,却是在这四周有着天井的木楼上,再次呼呼的响起,令人浑身鸡皮疙瘩一地。

    因为这厢房的楼板是极好的,都是用上好的松木锯成方板,然后一块一块的镶成了楼面,就和后世家里装木地板一样。

    因为这里的人都被赶出去了,更夫也知道没有人在,加上楼上三楼的楼门口,都是从下往上锁着的,以防有人晚上从楼顶进来,所以他才奇怪这旅馆里怎么会有叫声。

    这个时候楼上面肯定是没有人的,但是忽然传来这种清晰叫的声音,倒是让这更夫着实都吓得一哆嗦。看到自己叫了没有人回应,本来惊呆了的更夫,不由嘴里嘀咕了几句,甚至也朝这边尸体看了一眼,便想再次的进屋里去休息。

    这院里忽然便再响起了一串急促的怪叫,直接便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这声声音有些突兀,甚至惊恐的令人发寒,饶是更夫胆子再大,听到这么凄厉的叫声,不由吓得差点便坐到地上去。

    “有鬼,有鬼,啊!有鬼啊!不要,你,你不要过来!”这声音撕心裂肺的低吼着,先是好像在某个角落里,然后忽然便传到了天井里来。

    随后便看到一个黑影闪出来,接着便是几个紧紧跟随的影子,脚步便在楼下的天井空档闹了起来。

    饶是这更夫拉着灯,但是终究找不到楼下。但是听到这杂乱的脚步声之后,他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当他听到确实是下面在折腾,不由胆大的把着扶手朝下看去。

    果然是有几个人在楼下折腾,可以看到两个人正在试图控制着一个蓬头散发的人,她就坐在天井空档的地下。借着二楼亮起的灯光,更夫看到那个坐在地下的人,隐约感觉到好像是一个女子。

    在黑暗里蓬头垢面,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前面,似乎遇到了极为惊恐的事情。她那焦虑惊恐的神情,在黑暗中看着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