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穿越yzc88亚洲城 > 天下第一医馆 > 第232章 掌权并不难
    但凡旗国执戈之辈,我大夏可人人持刃而杀之,为功不为罪!

    有这说法吗?

    一片肃静,那上将军就坐蜡了,这段日子听闻最多的便是明王之事,早知那位之霸道,今日一见还是震慑他心神。

    心中却冤枉,不是老子说你有罪,是陛下所令啊!

    但此时,他却不敢多言一句。

    只因陛下交代,带他们回去,是保护他们。

    若是硬来,岂不是代表陛下否决明王的话,他哪里有胆子让陛下与明王当众死磕!

    陆寻义见他面色通红不言,声音虚弱了些:“在下有伤在身,素不奉陪,待我回府稍作休整,便当立刻进宫面圣!”

    说罢,他一转身,口中叱道:“让开!”

    一众兵士看向上将军,上将军终究是一抬手道:“立刻将这些尸体收敛!”

    “是!”

    陆寻义并不理会,背着木箱,提着首级,一步步前行回府。

    上将军望着他手中的首级,眉目一阵阴沉,很想开口让他留下,但最终却忍耐不发。

    眼看陆寻义一手持刀,一手提着宗师首级,浑身染血的走过这条街,所有权贵心中都是震撼的。

    他们不得不再一次在心底对那并不了解的明王,加深了印象。

    虽未见其本尊,但就只凭今日他这两位手下的凶悍与硬气,便可知那位少年明王绝非一般。

    至少,这么凶悍的人,言谈中表露出来对明王的毕恭毕敬,就足以说明明王的能力不浅。

    再凭借他流传出来的那些故事,最少也让所有人明白一点,明王极其强势!

    一场征伐结束,所有人冷汗淋漓。

    上将军很快派人,送这些大人回府,这些人也不得不提振精神,他们知道这事还没完,下午国朝宴请旗国使臣的盛会,恐怕是不会平静了。

    说不得又将是一场难以想象的巨大风波。

    “什么?当真?”上将军眼眸瞪大,望向身边将领。

    “不错,王府门前还有厮杀……”将领道。

    “还等什么,走!”那上将军直接打马狂奔向明王府,如此正好,可一路保护那陆寻义入宫!

    当他们狂奔向明王府,一众大人们面色又是一变,还没完?

    也顾不得回家,赶紧跟过去,看情况。

    可这一来,却无不嘴角直抽搐。

    ……

    “师兄?”那汉子浑身浴血,眸光已满是通红,浑身真力鼓荡如雷,难以收敛。

    陆寻义来不及多话,用尽最后一丝真力,手臂连连在汉子周身要穴点动,却根本压制不住。

    “师兄,没用的,不用管我,我还有片刻余力,不如再杀数敌……”汉子眼眸猩红,很是骇人,说话之时随着摇头,发丝劲舞。

    陆寻义眼红,又急忙从身上摸出一个已然破碎的丹瓶,好在药丸仍保存完好,直接递给他道:“敌人杀的完吗?留住有用之身方为上策,无需绝望,你只管拼尽所能,留一线生机,宫里还有真人,就算真人无解,只要你能撑得数日,我送你回去,殿下自能保你太平!快,赶紧服下,立刻回府闭关镇压真力。”

    那汉子沉默,却抬眼看向四周,显然犹豫。

    “放心,没有人再敢轻易对咱们动手,按我说的做!”陆寻义知道他的想法,虚弱道,但眸光却扫了一眼,他脚旁的十数具青年尸体,黯淡的眼神微闪。

    说罢,他自己也服下一颗丹丸,微微闭目,看向仍自有些颤抖的陈聚丰:“陈先生,你可安好?”

    “二先生,您,您……”陈聚丰慌乱。

    “无碍,死不了!”陆寻义轻声道,随即看向王府紧闭的大门,眉头一皱:“怎么回事,为何不进?”

    说着,目光就看向了那护送陈聚丰的两人,却只见一人身上染血,另一人不知踪影,陆寻义脸一沉,低头一看那些尸体,果然有一具衣着不同。

    “他们不让我们进!”陈聚丰声音压抑:“若是他们不关门阻拦,小路不会死!”

    那青年低声开口:“我已明示令牌,他们不认!”

    “嗯?”陆寻义长吸一口气,看向那还活着的青年:“去敲门!”

    “是!”这青年眸中怒意狂闪,点头应道。

    这时,也正是那些兵马到来之时,那上将军下马,直奔这些尸体处。

    陆寻义并不管他们,强提精神,被陈聚丰扶着来到大门处,只听那青年敲了半晌,却仍不见动静。

    令得众兵士不由得侧目,尤其是上将军等一众将领,不由得对视一眼,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陆寻义并不出声,只是带着师弟与陈聚丰在外等着。

    好一会之后,才见动静,只见门被打开一条缝,有眼睛从门缝里望出,打量情况。

    第一眼便见得青年,微楞,又望向陆寻义几人,见得他们身上血污一片,当即门缝又合拢了。

    不过似乎听得门外还有人,而且似乎是兵将的声音,门又开,这次门缝开的大了些,果然见得门外诸多兵马在,此人大松了一口气,一把打开大门,他身后正有数十名家丁手持各种武器,躲在院中张望。

    “没事了,没事了,兵士来了!”那人也没出门,便回头对众人道:“快去禀告王管家!”

    待王府中人,皆松了口气之后,那人才转身又看向一众站在门口的人,见得那一身血污,明显还是有些心悸,但又望着诸多兵士倒是放下心来:“你们……”

    说着话,眸光却是微闪看向那青年与陈聚丰:“哦,原来是你们啊,我已向王管家汇报过了,王管家请你们进去!”

    那青年不出声,看向陆寻义,陆寻义点了点头:“走,进去!”

    “唉,等等,你们是什么人,王府重地岂能乱闯……”

    可他声音还没完,人便已离地而起,一声惊叫:“啊……”

    他的惊叫,引起了一边上将军等兵士的注意,但却只是看着,并未干涉。

    “放我下来,大胆,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那人被抓着脖子提起来,大声叫喊。

    陆寻义点点头,那青年才将他放下,陆寻义开口:“先前为何要关门?将我们拒之门外?”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明王府门前放肆,这是要杀头的大罪!”那人似没听清陆寻义的话,慌忙退后几步,指着陆寻义疾声厉喝道。

    陆寻义不多说了,看向那青年道:“是谁不让进?”

    那青年沉声道:“令牌昭示后,我们便在门外等,这时正好刺客袭来,我们只得迎战,王府却骤然关上了门,之后,府里便再无动静。”

    很明显,已经有人去请示府中掌事的人,但最终那掌事之人,却明知他们遭遇此刻,但依然将他拒之门外,没有理会。

    陆寻义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师弟,这位气息又自鼓荡,那双猩红的眸子气息越发惊人。

    “不耽误时间了,杀了!”陆寻义轻声吐出五个字。

    他师弟几乎没有犹豫,刹那身形变淡。

    “轰!”所有人没来的及反应之前,便只听两道巨轰声传来。

    门口兵士骤然一阵,却只见门外,已然多了一具尸体,一动不动,正是刚才那开门之人。

    “将军……”上将军身旁将领震惊。

    上将军同样面色大变,先前狂则狂也,此刻回了王府居然还敢如此大开杀戒,这也太……

    “啊,杀人了!”

    “这是明王府!”

    “你们是要造反吗?”

    只是一瞬,原本聚集在府中的人,反应了过来大声尖叫起来。

    “王管家是谁?”陆寻义抬眸看向那些人。

    但众人皆是大惊之下,谁回答他的问题,有人朝着门外兵士大喝,让他们抓人。

    “全杀了!”陆寻义眼中淡漠开口。

    这一次,是身旁青年出手,一把掐住那狂呼兵士抓人的府丁,咔嚓一声,脖颈被拧断,扔出了门外。

    上将军见状,当场冲来大喝一声:“住手!”

    “明王殿下亲令,王府内务暂时由在下统领,将军可是要干涉?”陆寻义的声音越发虚弱了。

    上将军止步,生生未敢进明王府半步,但声音却有些发颤:“京师重地,岂能胡乱杀人!”

    “明王府,连处置家奴的权利都没了?”陆寻义淡然道,随即却对傻眼的陈聚丰道:“走,咱们进去。”

    陈聚丰有些呆,他下意识的扶着陆寻义踩着血迹,踏进门。

    “将军小心……”上将军站在门口,突然身边将领将他一把拉开,只见又是一具尸体飞出门外。

    “将军,难道任他们……”将领难以接受这场面。

    上将军眼中情绪骤然起伏,但最终未出声,只是盯着陆寻踩着血迹,一步步前行的身形。

    陆寻义也不转身,继续向前:“明王府从不惧外敌,便是在那千军万马环绕之间,我等家门前也从不曾任人放肆。却不想到了京城,眼见府中落难,竟抛弃同僚,眼见同僚遇难而闭门。宫禁门前,却失了气魄,留尔等何用?杀,一个不留,扔出门外。”

    “放肆,我是陛下派来的,谁敢杀我……”有人大喝。

    “陛下没有说过明王不能处置家奴!”他的声音还没完,便只听陆寻义很干脆道:“杀!”

    当王管家的尸体伴随着惨叫声落在上将军眼前,他彻底沉默了。

    王府大门,重新被关上。

    陆寻义等人,已经在这府中掌权。

    陈聚丰有些恍惚,他依稀明白了陆寻义当时为何并不为这些事烦心,因为处理起来似乎真的不难。

    整个名府大街,都在望着那门口叠起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