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修真yzc88亚洲城 > 重生之逆战西游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降龙,用你的爱感化她
    “师弟,圣主说的没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这时降龙取下了自己脖子上戴的那串晶莹的琥珀佛珠,道:“这串佛珠本身就价值不菲,如今更是浸染了贫僧的佛力,卖个几千两银子想来是不成问题的,贫僧就以此珠赠予圣主吧!”

    “唔,果然是好东西。”

    牧长生接过一打量后收起来,道:“降龙,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只要本座知道的,本座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请问道主,昨晚的凶案到底是何方妖孽所为?”降龙正色问道。

    牧长生目光一闪:“就是你需要找到,并将之度化向善的那条蛟龙。”

    “那条蛟龙现在何处?”

    “就在这云州城中。”

    “这城中的哪里,又是什么身份?”

    “春风楼的花魁云雅姑娘便是。”

    “春风楼……”

    降龙一怔:“云雅姑娘?”

    “嗯,春风楼是云州城最大的青楼。”

    牧长生道:“昨晚她害人是本座亲眼所见,若非本座还有些手段,说不定一世英名,也就栽在小小一条雪蛟精的手中了。”

    降龙沉吟着,扶着伏虎离去。

    “降龙,看在你这串佛珠的面上,本座就再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好了,那头雪蛟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你可莫要小看了她。”

    牧长生对降龙喊道:“她已经修炼千年,快要渡劫成仙了,别说你一个人了,就算本座修为提升至通玄后我们三人联手,也绝不是她的对手。”

    “多谢圣主告知,贫僧就先带师弟回天宁寺养伤了。”降龙道。

    “一头千年道行的雪蛟,一头通玄境,将伏虎打成这副模样的妖虎。”

    牧长生摇了摇头:“看来也就本座选的周天这小子危险性小一点儿了,不过要让他学好,脱胎换骨的话,我不修出法力是不行了。”

    说着回到了小摊旁边,继续坐在地上修炼。

    除了生而先天的先天神魔外,世间万物一出世便都是后天之境。

    不过若是他们能做到吸引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入体这一步,那么就代表他们已经脱离凡人,到了先天境。

    这一步牧长生已经达到了,所以他要做的便是日夜淬炼身躯,使得身体早日能够承受法力。

    又因为雪蛟精云雅吃人和吸人精气的事,闹得云州城满城风雨,人心惶惶,百姓们都纷纷凑钱请法师和高僧前来降妖。

    可是那云雅有千年道行,连牧长生现在都忌惮着不敢搭手,岂是一般的妖物可以相比?

    所以基本上这些法师和高僧是请一个,死一个,请两个就死一双,最后都没人再敢赚这个钱了。

    而牧长生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个劲的只是专心修炼,终于也在一个月后炼出了法力,晋升到了通玄境的程度。

    “有法力了。”

    牧长生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这下本座就可以找周天那小子的麻烦了。”

    凡人练武可以练出内力和开碑裂石,但他法力可比内力强大了不知多少,对付一个周天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可这一日,降龙又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怎么又来了?”

    牧长生头疼道:“伏虎呢,他没跟你一起来?”

    “师弟在忙着想办法降伏妖虎。”

    降龙道,说着咬了咬牙:“实不相瞒圣主,贫僧这次是来……求助的。”

    “求助?!”牧长生一怔。

    降龙苦笑道:“实不相瞒,圣主,在此之前我与那条雪蛟……已经交过一次手了。”

    “结果如何?”

    “雪蛟毫发无损,贫僧受了重伤。”

    降龙一脸无奈道:“贫僧在天宁寺修养了一个月后这才伤愈,现在特来求助圣主,想问问圣主可有办法治那条恶蛟。”

    “呵,这才正常嘛!”

    牧长生笑了一声,道:“咱们没了修为法器就跟没了爪牙的老虎一样,在这种情况下你若能以通玄的那点儿法力,打赢即将成仙的雪蛟,那才有大问题呢!”

    降龙眼前一亮:“难道……圣主真有办法?”

    “这雪蛟道行高深,既然不能硬来,那就只有智取了……”牧长生沉吟道。

    “如何智取?”

    降龙忙问道:“还请圣主赐教。”

    “智取的办法么……”

    牧长生开始在一旁思索沉吟起来,降龙见状也跟着苦思起来。

    片刻后。

    牧长生瞥了一眼旁边思索的降龙,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忽然变得阴沉可怕,眼神深处也忽然有一抹阴冷狠戾之色一闪而逝。

    “有了!”

    牧长生忽然叫了一声,道:“智取的办法不是没有,就看降龙你敢不敢舍身饲魔了。”

    “舍身饲魔?”

    降龙愣了一下,可马上就笑道:“当年我佛未成佛前尚敢舍身饲虎、割肉喂鹰,如今为了这云州城四方百姓,我迦叶有何不敢舍身饲魔,说吧,如何饲魔?”

    “降龙,让她爱上你。”

    牧长生语不惊人死不休,坚定的说道。

    “什……什么?”

    本来已经做好饲魔准备的降龙,一下子被牧长生的五个字惊得呆在原地。

    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愕然道:“圣主,你莫不是在开玩笑,我佛门众人六根清净四大皆空,岂能动此淫邪之念?”

    “怎么不能?这妖蛟凶残吃人无数,可偏偏我等又斗她不过。”

    牧长生冷笑道:“想要劝导她弃恶从善就唯有你用人世间的爱去感化她,让她日后不再害人,这就是舍身饲魔。”

    “不可不可。”

    降龙急忙摇头:“此事贫僧做不来。”

    “做不来?”

    牧长生向前一步逼近降龙,道:“你们佛门口口声声说慈悲为怀,可是你去打听打听那妖蛟害了多少人,云州城被那妖蛟闹成什么样了?”

    “我……”

    降龙哑口无言。

    牧长生冷笑道:“你降龙要是不尽早度化这条妖蛟向善,那你完不成考验的事小,这城里将会有更多人被那妖蛟害死事大,到时候这业报都是你降龙的过。”

    “贫僧愿意不惜一死,舍身饲魔,但要贫僧用情爱……”

    降龙低下头,咬牙道:“贫僧……做不到。”

    “哈哈哈,你可以为了救人而不惜一死,却不肯为了救人而破你们佛门狗屁戒律,原来你们的慈悲竟是这么的狭隘。”

    牧长生讥讽道:“降龙,人命大于天,你来问我的办法我已经教给你了,至于你肯不肯救这满城的无辜百姓,就看你降龙自己的了。”

    说完牧长生转身就走。

    “等一下。”

    这时降龙背后叫住牧长生,眼睛中慢慢出现了血丝,忽然咆哮道:“为什么用爱打动那头蛟龙的不是你乾坤圣主,而是我一个出家的僧人,为什么救人的责任要我一个承担,为什么要为难我?”

    “没有为什么,也没人为难你,在你降龙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那头蛟龙就注定了是你降龙的考验。”

    牧长生转过身来指了指降龙,道:“这就跟没有修为的我只能选周天一样,至于为什么救人的责任要你承担,那是因为对人的威胁就是你负责的那头蛟龙造成的啊!”

    “为什么是我?”

    降龙失神喃喃道:“为什么偏偏是我?”

    “行了,你也不必那么难受了,要知道这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没准儿这次的坏事还能变成你降龙的好事呢!”

    牧长生忽然目光闪动,道:“我记得你师父如来在未成佛前也曾娶过妻,生过子了吧?”

    “那又如何?”降龙看向牧长生。

    “不曾拿起过,又何谈放下,你没有经历过世间的情爱,又如何放下戒除?”

    牧长生道:“因为如来对于情爱能够做到拿起后还能放下,所以他成了万佛之祖,而你降龙却几千年还都只是个罗汉,连菩萨果位都没做到。”

    降龙有些迷茫的看向天空:“师父,真的是这样么?”

    牧长生道:“不知道,至于怎么选我也不会干涉你。”

    “让贫僧再想想吧……”

    降龙有些失魂落魄,跌跌撞撞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