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穿越yzc88亚洲城 > 锦上添香 > 第278章 我还活着,他怎么敢死
    “云初!”似情人间的呢喃,透着无可奈何,贺君然低低的唤着,“你要怎么办?别拒绝我的帮忙?你一个人女人家,太辛苦了。”

    云初浅笑,毫无动容,她再度叫回了君然哥哥,说明什么呢?曾经的那些过往,她已经不在乎了,翻篇了,过去了,所以她释怀了,才会喊出曾经的称呼,“比这个更苦的我都经历过,我曾经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我被所有人抛弃了,那个时候并不比现在好,身无分文,我想要回晋城,可我一文钱的路费都没有,现在,我还有侯府,还有母亲,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也还有铺子,我相信,生意会很快好起来的,你真的不用替我担心,在人人避我的时候,你能够站出来,我还是很感动的,至于其他的,就不必了,你现在也已经成亲了,那样的话,不要再说,我就当没有听见过。”

    “不……云初,你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我说了就是说了,我曾经有眼无珠,辜负了你的喜欢,可我不会再让自己错第二次,你还记得那次我去找你吗?我想过就算你打我骂我,我都不在乎,我只想把你带回来,可是钟夜辰跟我说了一句话。”

    云初记得是有这么回事,当时她还一直好奇钟夜辰跟他说什么来着,让他不再纠缠,“他跟你说了什么?”

    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了,但因为那是钟夜辰说的,在没有他的日子了,云初很想听到跟他有关的一切。

    “他说,如果你离开他,那他就杀了你。”

    “还有呢?”这很符合钟夜辰的风格,不过她相信还有后面的话,他绝对不会只杀了自己这么简单。

    贺君然微微一愣,云初竟然没有生气,那可是*裸的威胁啊,更让他惊讶的是,云初那肯定的语气,她怎么就知道钟夜辰一定还说了别的呢?

    没有为什么,云初就算知道。

    “他说他会陪着你死!”不甘心,但还是说了出来。

    云初莞尔一笑,“嗯,这还差不多,死也要陪着我。”

    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愤怒,反而是洋溢着幸福,贺君然不想就这么放弃,他也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可是老天爷居然还给他再一次的机会,“云初,他是威胁我,他不威胁我,我怎么可能放弃你呢?”

    “恩,他其实不用威胁你的,因为我不会离开他,他那么做,是在给你机会,若你不顾我的死活还要来纠缠的话,他会毫不留情的对你动手,我很感谢你因为我而选择放手,但是同时,你也救了你自己,毕竟,你在夜辰那里不怎么样!”云初淡淡的说着,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满满的都是母爱。

    “云初,若他活着,这话我不会再说,就算再怎么想要得到你,我还是不会说什么,毕竟我已经没资格了,可如今他已经死了……”

    “够了,君然哥哥,我肯再叫你君然哥哥,是因为我觉得曾经那些不愉快已经过去了,对于你没有落井下石,我还是很感激的,但是不要再说夜辰死了,因为我还活着。”

    因我还活着,他怎么会独自死去呢?

    云初笑了笑,“铺子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云初缓缓的起身,对于曾经的过往,对于贺君然再度捧到她跟前的真心,她都没有接受。

    “云初……”

    贺君然的挽留,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云初还是决然的离开了。

    回到侯府,云初卸去一身的伪装,她现在很不好,但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坚强起来,该死的钟夜辰,死都不让我离开你,那你呢?在哪儿呢?

    你还一个人死去,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侯府出了事儿,云柔那里也跳了起来,其实不用她说什么,云二老爷也会趁机打压云初的,甚至还假情假意的给云初带来了话,只要归还属于云家的东西,他就会罢手。

    云初想也没想,冲着过来传话的人只说了两个字,“做梦!”

    这个做梦指的是什么?

    是云二老爷能够继续打压云初呢?还是说想要让云初归还天芜香谱是做梦呢?

    二者都有,云二老爷自行领会去吧。

    云柔在贺家过的并不幸福,而她都快疯魔了一般,找人监视着贺君然的一举一动,知道他见过云初后,便疯了一样的要找云初算账。

    虽然快要临盆了,可是铺子里面还要靠云初支撑,毕竟以后侯府一大家子的人,都要靠云初的铺子来养着了,不然云初就得坐吃山空,老祖宗年纪大了,婆婆一辈子养尊处优,难道让她们想办法吗?

    人情冷暖,在这个时候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那些曾经仰仗着侯府的亲戚们,如今巴不得远离侯府,不应该说是钟家才对,不过云初并不在意,这些人走了,反倒是耳根子清净多了。

    云柔迫不及待的来找云初了,进了云初的铺子,发现云初正在打着算盘,核对着这些日子的收支情况,极为的认真。

    人家脸上明明没有任何表情,可是云柔非要觉得云初现在苦大仇深,没有男人的女人,就应该如此。

    只怕那个说的是她吧。

    “人呢?是不是要关门了,进来客人了都不招呼着!”云柔极为嚣张的道。

    以前,她的确比不过云初,有侯府和爱她的男人给她撑腰,可是现在,云柔的生活还是那样,即便得不到贺君然的心,可她还是有男人的,比起云初来,她自认好太多了。

    云初抬头,哪怕经历多少磨难,她眼中的高傲依旧,看着云柔,就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嘴角勾出的轻蔑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小山,来客人了!”云初喊道。

    小山正在后面盘货,赶忙出来招呼,看到是云柔,就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了,如今客人不多,好不容易等来一个,还是少夫人的死对头。

    小山硬着头皮如接待普通客人一样招呼云柔,“您要买什么?”

    云柔轻蔑的笑了笑,“我呀,要买的可多了呢,既不知道你们这里的便宜货,能不能够入了我的眼。”

    她只是想要贬低云初的东西罢了,可是云初却反唇相讥,“没钱就说没钱的,别找那么多理由。”

    “我没钱?你说我没钱?”云柔指着自己,拔高了声音,就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似的,“云初,你是不是被打击傻了啊,无论是我的娘家还是我的婆家,现在哪个不比一个落魄的侯府强啊,你说你啊,可真是扫把星,去家吧,大伯母疯疯癫癫的,去乡下吧,那里鸡犬不宁,最后听说你那里的娘还死了,如今嫁到了侯府也不消停,结果人家侯府还获罪,一根独苗也死了,哎……你呀,我要是你,就没脸活着了。”

    云柔的话恶毒至极,青杏听不下去了,想要还嘴,而却云初拉住了,她则淡淡的笑着,她跟云柔之间的仇,不劳别人动手,在自小到大的较量中,云初太知道怎么一句话,让云柔闭嘴了。

    “彼此彼此,我要是你,也没脸活着!”云初不看她,继续对账,哪怕这么吵闹,她还是气定神闲,而且并没有任何的错误,她的内心得有多强大啊。

    云柔果然被云初一句话捅的炸毛了,“云初,你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意思,少惹我,昨天我没答应,不代表我以后不会答应,真的把我惹急了,我就让他休了你!”云初道。

    云柔顿时气急败坏了,她今天就是为这事儿来的,她还没找云初算账,云初还有脸先提,她一个不要脸的勾搭有妇之夫的女人,居然还这么的理直气壮。

    “你不要脸,云初,你男人刚死,你就跟我的男人勾勾搭搭,想要取代我,你做梦去吧。”云柔道。

    云初把算盘归位,她用极快的时间已经算好了账,原本她想要慢一些的,好打发漫长的无聊时间,可是现在,她发现了似乎不那么无聊了。

    “你心里知道的,我若不能,你今天就不会来找我,云柔,我说了,滚远点儿,我心情不好,别惹我,不然我让你什么都没有。”云初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那话,却很有震慑力。

    她怎么敢?她怎么干如此的嚣张,她现在一无所有了,还这么嚣张,凭什么?

    云柔想要看到的是个摇尾乞怜,四处求饶的云初,可是她失望了,现在的云初不仅没被击垮,反而比之前更加的沉稳和充满斗志,一句话都不会忍让的。

    到底哪里出错了。

    “怎么,还不走?是想让我把你男人叫来,你说,他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是会偏向你呢,还是偏向我,要赌一局吗?”云初嘴角噙着笑,粉红色的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轻轻的敲着桌子,像是在弹奏一首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