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c88亚洲城官网 > 修真yzc88亚洲城 > 无限制神话 > 第五百七十三章道兄以为如何
    不知深浅,便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赵归真脸上凝重的表情,楚河适时的露出高深莫测之色。

    二人互相又客套几句之后,三人便都又归入大殿之中,自有扮作道童的神策军将士送上茶水果蔬,虽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礼数上还是要周全。

    相互交谈,言语之中仇士良与赵归真多有冲突,显然是仇士良对之前赵归真的忽视耿耿于怀。

    再被赵归真不冷不淡的讽刺几句后,便丢下两句狠话,拂袖而去。

    放下茶盏,楚河叹口气道:“不过是个莽人,道兄又何必与他置气?”

    赵归真反而说道:“不过是个莽人,道兄又为何要与之相交?”

    表情很是冷傲,显然很瞧不起仇士良。

    想想也是,对于一般人,道门中人都多以冷面而对,态度高傲。更何况仇士良这样的阉人,那就更被瞧不起了。

    楚河笑道:“莽人也有莽人的用法,道兄不在深山习气,遁世修仙,反而浪费时间,步履凡尘,显然也是有些要紧事要办。有些脏活累活,自己来做难免显得下作,若有一两个莽夫以供驱使,不也是一件妙事?”

    听了楚河的话,赵归真深以为然道:“确实红尘烦扰,此次若非···贫道是不愿再在这污浊世间行走的。”

    “不过天下可用之人甚多,何必非要是这阉人?”

    楚河笑而不答,这话不好回答。

    赵归真对仇士良有偏见,态度似乎还很坚决,楚河没必要吃力不讨好的去说服他。

    何况仇士良是他楚河的刀,若是这把刀的谁都能握,楚河倒要不高兴了。

    “道兄说的是!”敷衍了一句后,楚河突然话题骤转:“当今天下佛门势大,占据良田,以挟民众,凝聚信仰,飞扬跋扈,贫道以为,如今我等既然占据庙堂之高,便不妨因势利导,打压佛门,以扬我道门,不知道兄以为如何?”

    轻描淡写,仿佛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正如一把利剑,骤然刺道了赵归真的面前。

    赵归真被楚河的直接吓了一跳。

    楚河的话,他当然无比认同。

    但同时却又不敢直接接过话茬。

    这年头亦佛亦道的修士也并不少见,很多修到元神境界的修士,身上都往往有着数层的身份。

    赵归真也要防备楚河这个道士,身在曹营心在汉,如果漏了口风,坏了大计,那可不好。

    “我道家自有清净宁和,这些和尚要闹,便尽管让他们去闹好了,与吾等何干?”赵归真谨慎的回答道。

    楚河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便打乱了赵归真的节奏。

    原本赵归真此来,是为了试探楚河的深浅,如今一句话的功夫,便攻守互换。

    楚河心中暗笑一声,嘴上却东一榔头,西一斧子的说着,偶然之间便会夹杂一两句正题,轻易便得到了不少的情报。

    赵归真虽然不至于方寸大乱,却也被楚河的言语节奏掌控,渐觉不妙。

    “原来如此,这一次下山推行灭佛,是南方道门的的计划,赵归真为牵头,相应的还会有五六位元神境修士出山,数百位道门修士跟着行动布局,这只是明处。暗处许多道门修士已经在做准备,一旦朝廷对佛门发起行动,大军开拔。南方道门中的高人,便会跟着一起行动,挡住那些佛门的高手,让朝廷的大军捣毁寺庙,摧毁佛堂,推到佛像。”

    “有些事情,修行之人做不得,比如推到佛像,玷污佛殿等等,但是普通人却能毫无挂碍的做出来。这就是不知者无罪,若是堂堂西方佛陀、菩萨、佛祖,去和一个普通人计较,那就太丢面了。”

    这种概念就像花旗国的老百姓,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辱骂、恶搞他们的总统,而政府的官员却不能这么做一样。

    “不过虽然套出了不少话,但是赵归真背后究竟站着的是哪一位大仙,还是没有一点口风。看来这个赵归真,在这一点上,尤为谨慎。可惜了···他现在已经开始越发警惕,再想套话,就更难了。”楚河心中想着,嘴上继续和赵归真找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有些有交流障碍的人,觉得找话题很难。

    甚至为了引起话题,刻意做出一些很出格的事情,自以为夺得了重视,其实不知不觉惹人生厌。

    其实挑起话题很简单。

    最简单的聊吃喝、聊天气,都能不断的往深入引申,然后不断摸透交谈者的喜好,顺便通过话题中透露的种种讯息,总结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种手法,不仅适用于朋友、陌生人之间,也适用于男女交往。

    有时候交谈就是一个取悦对方的过程。

    通过循循渐进的手法,诱惑对方说出更多的话来,倾诉本身就会令人感到愉悦,从而被倾诉者会迅速的获得倾诉者的好感。

    而不是单纯的输出,非要拉着对方主动说了多少话,以表示亲近。

    若是套用在男女之间,如果交谈双方,交换的讯息比例严重失衡,那么倾诉更多的那一方,一定处于劣势。

    所以,谈话的节奏在于适当的引导,而不在于急于输出,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什么都说给对方去听。

    成功的套路了一波赵归真,掌握了道门的一部分动向,楚河心中的那卷图纸,便又清晰了几分。

    等到谈兴已尽,赵归真起身告辞,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阑珊。

    原本是来找楚河摸底的,没料到楚河这个仙半凡,在他眼里更加神秘莫测不说,反而是他自己泄露了不少口风,将一些不是特别重要的消息,都不小心说了出去。

    但是同时,对于楚河真实身份的好奇,也更加上了一个档次。

    他已经准备在离开长生观后,迅速往各方去信,打探楚河的来历。

    这样敏感的时候,在长安城内,有楚河这么一个不稳定因素在,这令赵归真觉得难受至极,如鲠在喉。

    送走了赵归真,楚河回到静室将注意力又转移到了戒鲁小和尚处。

    现在戒鲁小和尚正领着一队佛军,追赶着一辆高速行驶的马车。

    拉车的是一头发红的巨大犀牛,犀牛后面拖着的车厢看起来像是一个古怪的冬瓜摸样。

    而冬瓜车厢内,连续不断的传出一阵阵刺耳之极,宛如驴叫一般的声音。

    巨大的冬瓜也十分不符合力学规则的剧烈上下颠簸摇晃,似乎随时都会炸裂,却又始终在坚持。